自從看了《步步驚心》後,若曦有幾句話就不時的盤旋在我腦海裡。每當實驗結果又不是我預期的,「阿~ 我怎麼做什麼都是錯,做什麼都是錯?」很想也跟著摔杯。每當想到我這三年的努力都是徒勞無功,實驗一點進展都沒有的時候,「這麼多年,我究竟做了什麼?」不禁悲從中來,眼淚盈眶。這三年,我一直在糾結著,這樣的低潮要何時才能結束,我唸這個是為了什麼?這真的是我適合的工作嘛?也許我根本就不適合也沒那個資質做研究,我何苦走這一遭?每天有如行尸走肉般,「已無悲喜可言,不過是過一日算一日罷了」,當生活已無喜,只剩悲時,悲也不是悲了。

這一切是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我怎麼做什麼都是錯?沒人能回答我。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