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nks for coming~~! 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謝謝。請勿用注音文,我會刪。之後科學相關文章會集中在另一個網頁,請見右欄臉書頁。

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來以為以柯P的身份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爭議,但看來我錯很大,沒想到的是連一些社運份子和律師團都對他有意見。先不管他和民進黨之間的關係,我想談一些觀點上的爭議。就我在網路上觀察到的,支不支持柯文哲大致可從他們的背景區分,社會人文背景的很多不支持柯,理工背景的大多支持柯,商學的比較特別較難區分。社運人士和律師團對他的一些觀點有疑慮,他們似乎比較中意顧律師和馮光遠,因為他們都有參加社會運動,表示他們的觀點和看法是一致的,這點可以理解。會支持柯文哲的,似乎多是醫生和學理工的,因為我也是學偏理工的,在看那些爭議時有種「可能學人文的和學理工的看事情的角度真的有差吧」的感覺。

我覺得啦,學社會人文的看事情的時候容易把情感放進去,學理工的則是可以抽開情感的部分,以科學或實證的角度就事論事。也許會有人說,律師也是就事論事阿,但是法律還是免不了要加入情、理兩部分,情理法三者很難分開,如果只講法,什麼都依法行政,就會變成馬英九。但是科學不是不包括情、理嗎?那這樣會不會變成不講情理呢?我個人是覺得「科學」和「情理法」是兩件事,兩者並不衝突,不管有沒有情、理,都不會影響到結果。舉例來說,如果你感冒了去看醫生,醫生對你這個人的看法會改變「你已經感冒了」這件事嗎?或是會因為他喜歡你,你的感冒就會自己好起來,他討厭你,你的感冒就變得治不好嗎?對醫生來說,情感上他可以喜歡你或討厭你,或對你根本沒感覺,但就事論事的話,你就是個病人,他的責任就是治療,情感和病情(或和治療)之間並不衝突。因此,對一件事情,可以有個人情感上的觀點,也可以完全抽出情感,以客觀的角度去看,但不管是從哪方面去看,都不會改變「事實」的本身。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決定把關於柯文哲的東西獨立成一篇,因為在網路上看到一些不同的聲音,但我覺得這些東西柯P其實在一些演講和專訪裡都有講過,也許有些人看過聽過還是覺得有爭議,但也許有些人根本沒看過聽過,就只是透過新聞媒體來做評斷,這不是現代公民應該有的素養。我覺得在評斷一個人之前,應該要先深入了解他,也許有人在社運或學運場合與柯P有幾面之緣,但應該還是沒有他的朋友、學生或同事了解他這個人。因此,身為一個現代公民又是選民的你們,除了透過新聞媒體去了解這個人,是否應該更全面的去了解呢?

先說我不是選民,因為在馬英九當選後很失望,所以很久沒看台灣新聞了,因此之前對柯P的認識只限於「很厲害的台大醫生」和「葉克膜」,我媽之前興沖沖的聽他的演講,說柯文哲說了什麼的等等,我也只是「喔」的一聲然後默默飄走,之前台大愛滋病移植的事件也是知道個大概而已,柯P在裡面扮演什麼角色,其實我媽跟我說了後我也忘了。他說要出來選台北市長的時候,我那時心裡想的是「不要吧,你行嗎?你好好當醫生就好了,當醫生才能真的救到人,不要去沾染政治的一身腥,那麼厲害的醫生進入台灣亂七八糟的政壇真是太浪費了。」但是當我看過他在科技橘 OrangeTech 所受的專訪和在淡大的北市六大願景的演講後,我整個大改觀,也開始對他這個人有興趣,便找了所有我能找到有關他的文章、專訪和演講來看。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聽到一個演講,講者說,典型台灣人有個特性,就是遇到不對或不公平的事情,不會像歐美國家的人民一樣去反抗,而是會擔心自己分不到一杯羹,或是也想要從中分到一點利益,例如不公平的 18%,很多台灣人不會去反這件事,反而會叫小孩去考公務員。國民黨就是看透典型台灣人的這個特性,所以每次選舉都會贏,江宜樺這兩天說的話,不就是這樣嗎?批評馬政府的人就吃自己,乖乖聽話的才有糖吃。

這也是典型的台灣教育阿,所以台灣人被教育成不管對不對,只能聽話接受,不能批判和思辨,學校教育完全忽略了最重要的 critical thinking 這一塊,但是歐美教育最重視的是這一塊,難怪台灣永遠比不上人家。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