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只是單純想紀錄一下從 Kingston 坐巴士到多倫多及轉車會遇到的事,下次才不會忘記要注意什麼細節。)

Toronto34

[於昨日12/22 週六深夜]

因為怕早上睡過頭錯過公車(即使已設了鬧鐘),所以整夜沒睡好,四點多就醒了,躺到五點受不了爬起床,整理看看有什麼該帶卻忘卻忘了的,然後把剩下的牛奶喝光,弄一弄時間差不多了,就拉著行李去等公車,準備坐到 bus terminal 去搭 Coach Canada

等公車的時候天還是暗著的,沒多久天就漸漸亮了,中間有兩輛計程車出入,看來有人跟我一樣今天一早離開。其實這個禮拜,幾乎每天早上六、七點就會聽見ㄎㄧ ㄎㄧ摳摳拖行李的聲音,只是從昨晚開始,我這層樓似乎就只剩我一個,整個超安靜,感覺很詭異,不過半夜十二點的時候,似乎有聽到有人回來,應該是沒有要回家的人。

我坐的這班公車陸續有人拖著行李上來,加上我總共四個。本來以為 bus terminal 是個大站,至少會有個 bus loop 之類的,是個必停之站,結果沒有,只在路邊停靠,幸好其他人拉鈴,不然可能會傻傻的認為它會繞進去放人。到了 bus terminal 的時候才 7:45am,車是 8:15am 的。等的時候看到有些人來了才買票,本來以為這時候沒什麼人,還想說那下次也這樣就好了,不用急著在網路上買票,結果後來發現整輛車全滿,看來還是早點買票會比較保險(還要早點到,先上車先贏,因為票是沒有班次限制的,只要票上的當天坐就好)。等了快半個小時,終於可以上車了,意外的還遇到隔壁實驗室的女生C,真是巧阿!她問我為什麼這麼晚才回家,我說因為我昨天才把 essay 趕完交出去,她說她也是,而且她是 11pm 才交的,因為她先跑去shopping。orz...

車上椅背很挺,無法降太低,睡得我好累,感覺脖子快斷了。兩個小時後,車子先到 Whitby GO station,到的時候司機幽默的說,要下車的人,記得檢查隨身物品,"don't forget your Christmas presents and your kids", 哈哈~

再過了半個小時,就到了Scarborough Town Centre,C 在這裡下。過了這站後,就進入多倫多市區,開始有股熟悉的感覺。「阿~大都市的感覺真好!就是要有這些高樓大廈呀~」莫名的感動。

Coach 會在 Queen St. 和 University Ave 那邊的 subway 放人,但是想在這裡下的人必須要先在前一站(Scarborough)把行李搬到車內(就是自己的座位),因為在這裡只會路邊停靠,不會開行李櫃(巴士下方放行裡的空間)。過了這一站就是 bus terminal,準時在 11:20am 抵達。本來還很擔心會找不到地鐵站的,雖然看起來很近,但其實想太多了,放人的地方前面就是 departure 大廳(只是在另一棟),那裡有通道[註]到地鐵站 Dundas,而且走了通道(PATH)才發現它是在一個 mall 裡面,之前都不知道這裡有個 mall,感覺起來應該不是 First Canadian Place,總之是個可以逛的地方,可惜我沒時間慢慢逛。

註:就是 PATH - Toronto's downtown walkway,市中心隨處可見的標誌,連結有地圖,很好用,建議多倫多玩的人先參考。(看了才發現這有點像地下道,可以通到市中心各個大樓,又有點像地下街,上次怎麼沒發現阿!殘念。)

Toronto35

到了 Dundas station,交了 $2.75 坐到 Union Station,買了GO Train 的票後才發現還有快一個小時才有我要坐的那班車(週六一個小時才一班),只好隨便晃晃,亂照個相(就文中這三張)。

Toronto36

到 Clarkson 已是13:15pm,阿姨他們(我媽國小同學)已經到車站等我了,到她家之後吃了肉羹米粉休息了一下,四點半出發到阿姨朋友家potluck。菜真的超豐盛,有很久沒吃到的芋頭糕,還有阿姨做的紅醩肉,除此之外還有我愛的滷牛筋和豆干,後來還有煎餃。飯後甜點有燒仙草、布丁和抹茶蛋糕,吃的超脹,脹到很難過,肚子後來還咕嚕咕嚕地滾,以至於後來的鹹湯圓我塞不下,殘念。因為前晚沒睡好,吃飽後就漸漸不支,坐在沙發上就昏睡了起來。

聚會的人超多,還有幾位外國人,有點訝異。總之,各式的人都有,我在剛開始吃飯時被一位白人老先生拉著聽他講他的人生經驗談,之後他老婆看見跟我說,要是我不想聽可以把耳朵關起來,後來一位白人中年人喝醉了還開始愛的大告白起來,搞得被告白的阿姨(其實就是他女友)很生氣,而且感覺有點尷尬(畢竟在場的都是台灣人,還是會有點矜持吧,我想)。orz...

心裡偷偷說:我倒是覺得很鮮,因為被告白的阿姨的媽媽也在場,已經是阿嬤級的人,若不是在現場,很難想像這個場景。還有阿... 那位一直跟我講他人生經驗的老先生,他的老婆是台灣人,是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這是我認識的第一對年紀那麼大的異國配,真的還滿吃驚的,不知道他們的故事是怎麼開始的,而那位老先生說他的弟弟(還是哥哥)以前在台灣唸醫學院,據他的形容應該是台大醫學院,然後之後到美國,聽到時心裡的OS:這真是太神奇了,原來幾十年前就有外國人到台灣唸醫學院,而且還不是什麼XX華僑之類的。

摸到半夜十二點多才走,累翻。



學人家的延伸閱讀:多倫多系列文章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