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請勿用注音文,謝謝。科學相關文章或交流歡迎到臉書頁(見右欄)。
繼上次的大雪之後,今天又來一場更大的雪,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那時候我不用上班,老爸在放寒家,而今天老爸自動放假,我卻為了正在努力繁殖的細胞們而趕去實驗室。但是我要說明一下,這是這個冬天的第三場雪,第一場雪和今天這場雪的大規模只發生在Surrey, Langley 和我們位在Burnaby Mountain 上的學校,溫哥華市中心據我妹的說法是:「有那麼嚴重嘛?我們公司那邊都沒積雪耶!」唯一讓downtown 有積雪的第二場雪在我們住的地方只能說是「毛毛雪」,真的是過了一條河(Fraser River)就差那麼多?!

btw, 聽說多倫多的天氣前幾天還到九度多,今年還沒下過雪,去年(2006)年底只下一場。為什麼照理說應該比較熱的溫哥華,今年卻下雪下得比東部多,還比較冷?



這是今天早上我等公車的時候照的,看不清楚吧!那是因為 雪、太、大、了



右邊綠色的是公車站牌的圾圾筒,相信住英國的人很熟悉,沒記錯的話,英國好像是黑色的(據我爸說法是歐洲的國家大多有這種垃圾桶),可以看出加拿大保留了某部份的歐洲…特色?

好啦!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在風雪中等了半個小時公車都沒來,最後又走回家查公車的路況,還有學校山上的路況。在等公車的時候看見了一件有趣的事,因為雪太大了,車子開很慢,然後就看到一部車後面掛了兩個小孩,注意!是「掛在車後」,不是車子裡面,然後腳有點著地,像是被車子拖著走,當然他們是在玩,只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玩法。對了,車子是開在馬路上的,就是開在照片中的馬路上,別懷疑。看到的時候有點驚訝,他們的父母怎麼會讓他們這樣玩,不過說危險好像也不然,因為車速真的很慢。

回到家後,上網查了一下,我要搭的那號公車沒有停駛,也沒有繞道,學校也沒停課,於是我又跑出去等下一班車。我媽還陪我去等,結果車子來了,我媽說:「果然還是要靠我,我陪妹來的時候沒看到公車,妹還以為錯過了,結果沒多久公車就來了,我一出手公車就來了。」嗯…公車還真聽妳的話阿!

還以為會沒什麼人,結果人不停的上來,大雪天還那麼認真上班,果然是習慣下雪的溫哥華啊!朋友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說她們去年(2006)年底下雪停了兩天課,給我看了照片。噢!那種兩公分的雪都可以停兩天,我們應該要停一個月吧!因為稍微有點上坡的地方公車都過不了,所以中間還有改路線走,最後還是順利上山了,本來還想說要是公車上不了山,那我就回家了,放任細胞快樂的繁殖吧!

插播一下,因為一月二十三號開始,加拿大人坐飛機進入美國都需要出示護照,所以這陣子大家都忙著申請護照,光是拿號碼牌就要排很久,拿完號碼牌才是真正排隊個開始。不過,話說回來,加拿大人是都不辦護照的喔?雖然說光靠公民卡就可以自由進出美國,不過身邊沒護照不會感覺很怪嘛?前兩天經過Station Tower 的時候看見外面大排長龍,我猜是在排護照的,不過有點不敢相信,因為Passport Office 是在樓上,沒記錯的話是在八、九樓,可是我看到他們已經排到建築物外面去了。本來想說今天大雪,應該沒有人排隊了吧!沒想到還是排到外面來,只是比昨天看到的短,天阿!

原歸正傳,當我到實驗室把細胞處理好之後,想說還早,研究一下接下來的實驗,然後大概四點多再檢查一下細胞,看看它們還是不是很快樂後[註]再下山回家,沒想到等我用好,雪已經下的亂七八糟了,我媽還call 我要我趕快回去,不然就回不去了,那時候心裡還想說:「不會那麼嚴重吧?!」結果一出實驗室,就看到...



哇咧哇咧…看起來很嚴重阿!

【註】我們真的是用快不快樂來形容細胞(或是yeast 酵母,或是實驗用的蟲)長的好不好。

The cells grow well. / The cells don't grow well. 這是較正式的說法。

但是我們通常都是說:They look happy. / They don't look so happy.

好啦!這些都是題外話。



(照片中的建築物是我們的分生/生化系,亮燈的全是實驗室。)

在山上果然不是開玩笑的,我到公車站的時候已經有一堆人在等了,但是公車不是停在站牌前面,在面前的三輛公車都是停在馬路對面轉彎的地方,走過去看,發現三位司機窩在其中一輛公車上不知道在討論什麼,過了一陣子後,司機出來了說:We're all stuck here. We are unable to go down the hill. We will just stay here and there won't be any buses coming up the hill, too.  We don't want you to stay here and wait, so get in and have a coffee. I am going in, too.

那時候心裡的OS:哇咧!我該不會要在學校睡一晚了吧!(要不是我有戴隱形眼鏡,我大概真的會睡在學校。)

公車下不去,山下的公車也不上來,那…現在是怎樣?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雖然我妄想要下雪停課發生很久了,但決不是現在這種情況,ok?

學校道路上從原本只有三台公車,到最後整個塞滿了車,連鏟雪車都發揮不了效用,都塞住了它怎麼開到路上鏟雪?

這時候有個女士站出來說,沒有別的辦法了,現在只能搭便車下山,於是她就開始攔車敲窗戶(因為大雪所以車都開很慢),一輛一輛問說要去哪,然後開始喊:Hastings, two. (可以載兩個人去Hastings) Lougheed, three, ...

然後我很幸運的,跟在兩個要到skytrain的學生後面,一起搭便車,載我們的是一位心理系的教授,我們上車的時候還跟我們說,她的車是新車,輪胎也是好的,所以開下山應該沒問題,感動。



不過光從等公車的地方開出校區就花了要一個小時(平常只要兩分鐘),一路上還可以看到一堆被雪卡住的車被丟在路邊,車主大概搭便車下山了,等隔天雪停了再上來把車開走吧!更猛的是…還看到一輛車大喇喇的被丟在路中(雙向車道的中間),上面積了些雪,看來有一段時間了。下山的時候還可以看到對面的來車一輛一輛上山,那時候會有股衝動想對他們大喊,「不要上來了,你們會下不去的。」除此之外,還看到有人「走」下山,我爸說我要是再找不到方法下來,就真的要「走」下山了,嗯…我想我應該就會直接睡在學校吧!orz...

從山上下到skytrain大概花了一個半多小時(平常開車用飆的大概不用十分鐘,其實也沒有飆,只要不踩煞車時速就可以到一百多,而我們是都沒在踩煞車的,因為一直踩煞車會失靈,用二檔又太慢),然後往回坐到downtown,因為妹妹說她同事有四輪傳動的van,所以可以載我們回去,真是很感謝。市中心果然沒積雪,可是一下highway 進入Surrey,路上就積滿了雪,差真多。老爸老媽說他們下午去看牙醫,結果回來的時候卡在路上,幸好有位熱心人士幫忙推車,還教他們要怎麼把車從雪中開出來,回到我們社區後,因為是上坡又卡住上不來的時候,那位好心人士還跟過來幫忙推。

回到家的時候都八點多了,這應該會是個難忘的經驗吧!

上網查了學校的網站。



氣象說明天會晴天,希望如此。我今天早上看的時候它也說是"trace of snow",結果咧…屁啦!(請原諒我的不雅用詞)

嗯…不知道明天公車會不會上山,如果會,我明天一定實驗完馬上衝下山。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ren
  • 我看到那張雪,不是下雪是飆雪,
    真不知道在加拿大這個對麗國度是幸還是不幸,
    可是看起來真的冷啊!
    還好你回家了~
  • minc
  • 真的是飆雪,沒錯。

    溫哥華其實跟東部城市,像多倫多之類的比起來好多了,而且被認為是全世界最適合人居住的地方,西雅圖應該也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今年為什麼會這麼冷(多倫多反而熱),這兩天都是零下七、八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