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本來還滿喜歡帶學生的,應該說還滿期待帶學生的,所以當老闆說要給我一個大四生帶的時候還滿興奮的,而且還是個小帥哥。

老闆只是說我不用在旁邊看他做,只要跟他說要怎麼做,適時的給他幫助就好了,因為他比上次那兩個大四生聰明且 organized,帶了之後事實上也是如此,我不需要在旁邊盯著看,但有時候還是會出現「ㄟ... 怎麼會這樣做」的OS。當然這主要是因為他雖然課堂上有學過,但實際上自己跑一個 project 起來還是不一樣的,等於跟第一次學沒兩樣。也許是因為老闆說我只要給幫助就好了,所以我常常忘了他什麼都是第一次做,然 後就給了他很多實驗上的 shortcut,例如不用跑 control 之類的(唉,對不起)。

教一個初學者做實驗跑一個完整的 project 應該是要他一步步照規矩來,就是什麼都是 standard way,NO shortcut。這我其實之前也想過,如果我有一個學生我要怎麼帶他,可是真的帶了就什麼都忘了,我自己平常習慣省略的步驟連帶的也叫人家省略,帶了一個月之後我自己想想都覺得「我在幹麻阿!」。

先是 ligation 的部份,他問我要 set up 幾個 rxn 的時候我竟然跟他說「不加 control 的話就是四個」,然後 R 在旁邊聽到就說「拜託,人家第一次做當然要叫他做 control。」我才想到說對厚,他是初學者,怎麼可以一下子就叫他省略這個步驟,control 是無比重要的阿,雖然我自己平常都沒在做,但怎麼可以少教人家做這個部份。不過,這之前的 vector digestion 之後,因為我已經設計了兩個不同 restriction sites 的 primers,所以正常來說是不需要 de-phosphate 的,但 R 他們好像都會多做這個步驟,結果她一問我就在想說我是不是也要叫他做這個,只是我真的覺得這個步驟是多餘的,我自己都沒在做(懶人),可是被這樣一問好像沒叫他做很對不起他,雖然最後還是讓他省略這個步驟。

然後昨天他跑完 DNA gel 之後就走了,等我吃中餐回來才想到這回事,去看他的 notebook 研究跑出來的結果,發現整個不對,想到下禮拜一跟他說他需要重做時,他大概會出現很挫折的表情就覺得... I'm sorry... 但我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說:"This is research..." (不過我想他很快就會習慣這種情形了...XD)

(唉,我也很挫折阿~從去年三月我的 seminar presentation 到現在實驗都沒什麼進展,馬上剩一個多月的11/17就又輪到我的 seminar presentation 了,難道要我 present 跟去年一樣的東西嘛?=.= 想我四月的時候還在說要在 summer 結束前把 Y2H screen 完,結果到現在連 1000 clones 都還沒掃到,看來我需要開始瘋狂 screen 我的 30,000 clones,而且也很怕到時候掃完什麼鬼東西都沒釣到,那我是要怎麼辦?>"<)

他的 DNA gel 不只 vector band size 不對,還出現了好幾條 band,看起來是 digestion 不完全還有殘餘的 undigested vector 所造成的,結果實驗室的 H 看到照片後就說:"What do you think? This looks undigested to me. Complete digestion should be clear band but not like this. You should tell him and ask him to re-do the digestion."

Yeah~ yeah, I know. 人都走掉了我怎麼講?

然後他又接著說:"Does he know those are undigested? Does he know what complete digested bands should look like? I bet you know what it looks like and you should have the picture that shows complete digested bands. You should show him the picture!"

接著他開始翻他的 notebook 找照片說:"Or, you can show mine."

然後指給我看說:"See, complete digested bands should look like these clear bands, right?"

"Yeah, I know... but he's already gone."

 整個變成我被人家教?!

有時候阿,其實實驗時很多步驟都是依情況和之前的結果而定的,所以配方什麼的都可以隨時改變,我已經習以為常的自己隨便調,可是對剛進實驗室的人來講這樣做反而會搞混他們。有時候我覺得無所謂的大四生都會跑來問我要加多少或是要不要加,但是那些通常我都沒有固定加多少(偶爾隨性一點就看心情),例如 electroporation 的時候要加多少 DNA 到 competent cells,我都依情況而定,通常都是 3-5ul DNA,但是當我跟他說 3-5ul 的時候,他還是會再問一次是多少,我一定要給他一個確切的數字,例如 3ul 或是 5ul,而不是 3-5ul。

有時候我跟他說什麼東西加不加都可以,隨你便,但他還是會再問我一次要不要加,一定要我給他 yes or no 的答案,這有時候真的讓我很...

也許我教人家的給這樣隨性的答案可能會讓人無所適從吧!但我之前跟的博士生也是這樣教我的阿~每次我問他要加多少或要不要加什麼,他都跟我說:"You decide."

還有阿,有時候他覺得怪怪的時候會問我:"Should I do this again?"

如果我覺得無關緊要,就會跟他說:"That's fine. You don't have to, but you can try again if you want."

以為這樣沒事了,結果他又再問一次:"So... should I?"

每次遇到這種情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是我講的不夠清楚嘛?還是我後面那句根本可以不用說,直接跟他說 "NO" 就好了?我只是想給他多點選擇權和決定權而已阿~

扯太遠。

教人做實驗和教人數學理化什麼的不一樣,我想我在這方面不是個好老師,需要改進的還很多。


突然想到上次對面實驗室的學生在私下辦的 potluck 時大訐譙他們老闆的事。那位教授有個奇怪的規定,就是配溶液的時候一定要用 volumetric flask,不能用 graduate cylinder,說是 graduate cylinder 很不準。但是用過 volumetric flask 的人都知道那很麻煩,不小心水加多了就要整個倒掉重做,補救的餘地都沒有,而且大家用 cylinder 配出來的溶液做實驗,結果還不是照樣跑得出來,所以上至博士後、下至研究生和 lab tech 都是在老闆不在實驗室的時候用 cylinder,但 bench 上會擺個 volumetric flask,萬一老闆突然進來還可以假裝是在用 volumetric flask 配溶液(通常他們都是看準老闆不在的時候趕快配溶液)。

好死不死有一天某位研究生手上拿著 graduate cylinder 教大學部的配溶液的時候老闆進來了,老闆看到後很生氣的罵說怎麼可以教人家用 cylinder,應該要用 volumetric flask。從此以後,研究生教大學部的時候都會一手拿著 volumetric flask 說:"I show you the proper way to do it," 另一手拿著 graduate cylinder 說,"but this is my way of doing it."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