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nks for coming~~! 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謝謝。請勿用注音文,我會刪。之後科學相關文章會集中在另一個網頁,請見右欄臉書頁。

前陣子持續了好幾個月的低潮期在農曆春節前後開始有好轉的跡象,也許是加上有朋友送的北海道札幌「幸福」車站車票加持的緣故,原本做不出來的實驗一個個都做出來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上上個禮拜開始又什麼都做不出來了,連送去定序的 samples 十個就有九個出來的結果是 crap crap crap 廢渣阿阿阿~~ 我都要哭了。(捶牆壁)

(這裡不得不說,朋友去年十一月才去京都玩的,結果我今年二月就收到她寄的車票,收到的時候還想說我是不是得了老人癡呆症,把札幌記成京都,結果原來是她京都玩回來之後又跑去札幌玩,我說你會不會過太爽了阿小姐?我連回台灣都抽不出時間,她就可以這樣到處玩,難道這就是有賺錢的社會人士和沒賺錢的窮學生的差別麻?>"<)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想說來記一下好了。女博士後說她男友這幾天不在家,所以決定在她家辦個 girl's game night,去的人有我們實驗室四個女生,和隔壁實驗室的兩位,系上同學二十幾位女生就佔了五分之四左右,會只有六位是因為大家都回家慶祝母親節了。(真好,都可以回家。)

不過,六個女生也可以聊出很多有的沒有的東西,很且很拉渣。

1. 禮拜一師母手指割到流血,我們在樓下的都不知道,直到中午 lab luncheon 的時候才發現,但是那天發生的事還有我們不知道的,昨天女博士後說了才知道,原來師母會在學校把不爽的情緒表現出來的猛罵髒話(不過應該也是第一次),女博士後說她整個嚇到,我們聽轉述也是嚇到,女博士後那天嚇到的事情不只這件,還有老闆的搬顯微鏡事件。

2. 因為女博士後這禮拜要六要參加婚禮,拿了幾件禮服要我們給意見說穿哪件比較好,順便聊了婚禮在教堂舉行的事,天主教和羅馬天主教的婚禮在不在教堂辦會牽扯到小孩以後的受洗,沒想到還沒結婚就要先想到小孩以後受洗的事,天主教的規範真多。

3. 女博士後說她之前參加過一個希臘朋友的婚禮,說是她參加過最無聊的婚禮,而且沒人喝酒!她男友因為太無聊只好猛喝酒,喝了三瓶啤酒結果被說喝太多,而且她朋友的婚禮沒有其他非希臘人和朋友,所有的賓客都是親戚,她和她男友是唯二非希臘人的賓客,女博士後也是新娘唯一非希臘人的朋友。大家聽了以後都很訝異,因為原本以為希臘婚禮會是大口喝酒外加歌舞昇平的那種,沒想到是無聊的那種。

4. 隔壁女同學聊到說她有姪子了,因為是他哥的小孩,所以是他家的姓(暫且說是姓 XYZ 好了),然後說有天她和她爸聊到結婚和以後生小孩的事,他爸:「以後你的小孩會姓 XYZ 吧?」

同學:不是耶~ 他以後會姓 ABC。(她未婚夫的姓)

他爸:為什麼?這不合理,他應該要姓 XYZ 阿~

同學:很抱歉,他是要姓 ABC 的。

他爸:那讓他姓 XYZ ABC 好了。(兩個姓合起來)

同學:爸,這樣太長了。

我們聽完整個笑到不行,我同學:I think he really want to propagate the XYZ. (個人覺得她在這裡用 propagate 這個字很好笑,因為這個字好像比較適合用在動物身上而不是人類身上,雖然說人類也是動物。XD)

5. 聊到女博士後在的 PhD defense,說她們的 defense 是對外公開的,所有人都可以參加且問問題,但是我們 Queen's 比較怪是不對外的。SFU 的也是對外公開的,之前實驗室韓國博士生的 defense 全實驗室的人都去聽了,可以看到教授們怎麼花了兩個半小時用問題轟炸。

隔壁實驗室的女同學說某教授前幾天去 McMaster 參加某個 defense 的時候,那位同學全家人父母老婆小孩都來了,結果那位教授覺得這樣很不自在,why?同學:「因為小孩會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教授說 "Please let my dad pass." 哈哈~」是說要是我的 defense 是公開的,我死也不會讓我爸媽來看的。

6. 女博士後有小部分計畫和印度博士後重疊,後來老闆說他想把某部分給印度博士後做,問她會不會介意,她說對那個沒興趣,所以給他做沒差。我聽了就說上次發生的事,女博士後說老闆有提過,他會這樣問就是因為之前發生在我身上,所以不希望再發生。

之前我的計畫有部分因為印度博士後說他有興趣就自己拿去做了,我當下有點傻住想說我的東西是你想做就可以自己拿去做的嘛?但是那時也沒有太在意,也沒有要跟老闆抱怨的意思,只是有天問老闆說印度博士後有沒有跟他報告那個實驗的結果,我話還沒說完老闆就說印度博士後不應該這樣,因為這樣算是搶了我的東西去做,要找一天三個人坐下來談談要怎麼分配,不要搶到對方的東西,還說我有什麼東西不一定要跟印度博士後說,其實我也沒有要跟他說,只是那天請他教我用顯微鏡就不可避免得讓他看到了阿。

7. 女博士後說她只是在 lab meeting 上提一下說樓上實驗室的 WB transfer machine 有一半不能用,蛋白質轉不過去,說可能需要考慮買台新的,結果老闆就毫不考慮很爽快的說 "Let's buy it!" 讓她好驚嚇,因為她以前待的實驗室超窮的,什麼都要自己配,但我們實驗室的都是買 pre-made,連隔壁實驗室的都羨慕我們實驗室好有錢,但是據我們 lab tech 說,其實我們的 funding 沒有很多,但是我老闆一直以為有很多錢,所以需要什麼就買什麼,比較傾向用金錢換取時間。

8. 最近天氣真的很怪,一下很熱一下很冷,三月底下雪的時候還以為是最後一場雪,結果在氣溫高到二十幾度的隔兩天的四月底又下雪了,後來天氣又變熱了道前幾天又有快二十度,結果昨天又突然變好冷,氣象還說昨晚會下雨雪,有沒有搞錯阿~?都五月了耶還雨雪,結果昨晚好像連雨都沒下就是了,下午倒是下了場大雨。沒想到最近才剛開始實行的走路上下班活動就這樣要先暫停幾天了,希望氣溫趕快回升天氣變好,這樣才又可以繼續走路回家的運動。

9. 昨晚玩的遊戲是 Malarky bluff game,就是其中一人抽紙牌,紙牌上有問題和答案,抽的人把問題唸出來後把牌放進卡片之中,和另外五個卡片放在一起洗,然後在每個人抽一張卡片,然後輪流說答案,抽到有紙牌的人是唯一知道正解的人,其他沒抽到的人要自己掰答案,每個人講完之後大家在一起投票看你覺得誰的答案是正確的,每得一票是一分,投給答案正確的人也得一分。這個遊戲就是越能讓大家相信你亂掰的東西的人最贏,結果我昨天到最後只在最後一題得到兩分,倒數第二,我連說抽到正確答案的那題,都沒人相信我說的答案,真是個不會亂掰又沒說服力的人阿~~ XD (前面幾題掰答案的時候都不能控制自己的邊說邊笑)

10. 今年好多朋友結婚,昨天有位好友大老遠從溫哥華打來,想說會是什麼事,結果是通知我他這禮拜六要結婚了,真是超突然的,是說他們也是前兩個禮拜才決定要結婚的,中間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和淚水,終於修成正果了。另外有一個也是幾個月前才決定要今年六月結婚的,沒想到還訂的到餐廳,另外兩個在八月。

11. 我覺得申請學校最麻煩的就是找人寫推薦信了,系上某男同學找了前老闆寫推薦信想申請 McGill 的博士班,結果他想跟的那位教授寫信給他說,要他以後不要再找那位老闆寫推薦信,並請他另外找人再寫一封,他超氣的沒想到前老闆捅了他一刀,不過往好處想是還好對方有好心跟他說,不然他以後要是找工作什麼的還傻傻的請前老闆寫推薦信或當推薦人就玩完了吧。

12. 因為之前的低潮期太久了,實驗通通失敗沒有新成果,所以今年的 herpes meeting 無法參加,變成全實驗室唯一沒去的人(不算 lab tech 和打工學生的話),老闆師母、兩位博士後和韓國同學都有成果就我沒有,這樣想想我的研究從去年的 herpes meeting 之後到現在整整一年都沒新進展,你說我能不哭嘛?你說阿你說阿~~ (用力搖肩膀)

13. 這個學期 TA 大二的微生物實驗課,本來以為我會覺得教這些小毛頭很煩的,因為這堂算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做實驗(如果之前沒自己找實驗室 volunteer 過的話,但大二很少學生會這樣),通常會出很多你意想不到的狀況(例如用手拿 tips 裝到 pipet 上而不是拿 pipet 直接去插 tips,或是想把一盒中剩下的兩、三根 tips 用手放到另一盒中好兩盒併成一盒),沒想到還滿有趣的說,每次帶他們做實驗都會回想到我以前大學做實驗課的情景,沒想到現在變成我再看這些學生緊張慌忙做實驗的樣子,哈哈~ 你可以觀察出哪些學生比較認真,哪些學生都在打混,而且有些學生好可愛,都會做些你覺得很蠢的事, 噗哧~

14. 學校有兩個辦給 high school 學生的科學營,一個是只有收 Ontario & Qecbec 高中生的 mini-enrichment (e=mc^2),另一個是給全加拿大高中生的 NTYLC (National Technology Youth Leadership Conference),兩者都會在跟科學有關的系所學一些東西。(是說我在 BC 的時候怎麼都不知道有這些活動?)

在我們 micro/immuno 的活動有兩個半天左右,就讓他們做些簡單的實驗。前兩年都沒下去幫忙,今年想說來 volunteer 看看他們學什麼。(其實是想吃免費的 pizza 啦~ XD)

我幫忙 mini-enrichment 的部分只有第一天的抽 DNA (miniprep),主要是 11/12 年級的小朋友,本來以為會狀況很多,沒想到還好,只是到最後每個人都問:「我沒看到 white pellet (DNA) 耶怎麼辦?」於是要跟他們解釋看不到的可能原因有什麼。第二天結束的時候,有位小女生跟同學說,這真是太有趣了,我以後要唸 microbiology。

同學:「呃 我們好像毀了一個小朋友的未來了。」

至於 NTYLC 則是幫忙兩天全部的實驗,第一天只有做 disinfectant 和讓他們取口腔黏膜塗在 blood agar plate 上面,第二天讓他們跑 DNA gel 和做 gram stain,因為要看顯微鏡,臨時再跟同學確認一下怎麼用,免得到時後又漏氣,然後才發現原來 light microscope 也有用來調焦的六角形阿~

同學:「你們這些被寵壞只會用 confocal 的人,你大學的時候沒用過嘛?」

我:「沒有耶~ 我只用過來看果蠅的,那個很簡單就可以看到果蠅了。」

同學:「廢話,你不用顯微鏡也可以看到果蠅阿~」


(因為太拉渣了,所以只會列點式的寫法。XD)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意中人
  • 安...辛苦了!祝福你在各個方面都愈來愈好!
  • 謝謝,你也是。:D

    minc 於 2010/05/20 02:12 回覆

  • 大帝
  • nice job! waiting for your new artical.
  • 黃皮豬
  • 要繼續發好文喔^^加油!
  • BIAPP
  • 您好....不好意思在這留言...因為我在留言板有關於語法的問題想請教您!!謝謝您
  • 回了歐

    minc 於 2010/08/25 23: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