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nks for coming~~! 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謝謝。請勿用注音文,我會刪。之後科學相關文章會集中在另一個網頁,請見右欄臉書頁。

日本於昨天禮拜五發生了大地震,整個仙台被海嘯吞噬,看著新聞畫面整個城市被海水掃過的樣子,其實一直感覺很不真實,這不是在電影或日劇中才會出現的嗎?邊看邊難過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在大自然的怒威之下,生命是如此的渺小不堪一擊。

今天去學校健身房運動的時候,CBC 的兩個頭條新聞不用講是日本的地震海嘯和利比亞的動亂,看在到利比亞新聞的時候,心裡覺得非常諷刺,日本歷經了如此浩劫,除了那麼多的生命在一瞬間就消逝了外,還有很多無家可歸和與家人失聯的人正在受著身心煎熬,另一個國家卻沉於爭權奪利之中,不只這些,還有中東某些陷於戰亂之中的國家,我想說的是,當天災降臨的時候,這些都是虛無的,全部都會在一瞬間消逝的,還爭什麼呢?打什麼仗呢?跟日本的地震和海嘯比起來,這些還在為權力鬥爭打仗的人,你們不覺得你們太浪費生命了嗎?在別人因為天災和生命奮鬥的時候,不覺得你們還有閒情逸致打仗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嗎?生命不是這樣浪費的,為了這些而戰爭,真是非常的蠢。

新聞說那個 8.9 的大地震後,到現在還是餘震不斷,大於五的餘震不少,很是令人擔心,即使日本的應變和救災都不錯,但一路不停震下來的慘況不知要多久才能重建,而失去的不管是什麼都再也回不來了,大自然的力量真的令人畏懼,如果這個地震發生在台灣,會不會半個島都不見了?@@

這兩年世界各地的天災不斷,地震、洪水和火山爆發,有種地球似乎快爆炸了的感覺。


太久沒寫東西了,想來碎唸一下。

都已經是三月中了,今天半夜就要改成夏日節約時間了,但是氣象說明天會下雪,春天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呢?今年的雪真是多阿,從一月初溫哥華回來後,到現在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在下雪,前兩天地上的積雪好不容易消失了,沒想到不到一天馬上又積了好多雪,雪溶了之後,氣溫又馬上下降至冰點,才融的雪變結成了冰,走路一不小心就會滑倒。

這陣子有好多事要忙,好多實驗要做,還要帶大二實驗課,雖說沒有很大的意願當老師,但是這些大二生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可以讓人心情放鬆不少。實驗還是老樣子,但是感覺做越多反而越讓人困惑,因為出來的結果都和 hypothesis 不同,為了證明 A 但是結果出現 B,為了解釋 B 做的實驗結果卻出現 C,一路做下來越來越困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整個就是一團謎,細胞和病毒對抗之間的種種機制真是讓人難以理解。然後前陣子開始覺得某人真是越來越機車了,不但故意跟我搶 transfer 的機器用,上禮拜還在背後打我的小報告,看來纏我身的小人就是她了,自從她在去年還是前年開始三不五時的踩我地雷,就慢慢開始不想跟她講話了,雖然有時候覺得是我自己情緒上的問題,應該要用理性去看待,但是每天的心情在一看她後就盪到谷底,週末時的好心情在去實驗室的時候要是又碰到她就更不爽了,好想擺脫小人阿。

另外為了擺脫鬱悶出現了一個新興趣,除了免揉麵包外最近開始嘗試做蛋糕,本來是想做蜂蜜蛋糕的,但是沒有電動打蛋器要打發全蛋真的手好痠,無意中看見舒芙蕾的食譜感覺好像滿簡單的,於是改嘗試我這個鄉下俗沒吃過的舒芙蕾,沒想到做出來的很好吃所以應該算有成功吧?不過有機會還是想去餐廳吃真正的舒芙蕾,看看我做的是不是成功的舒芙蕾。這兩個禮拜換嘗試戚風蛋糕,沒想到真是不簡單阿,失敗了兩三次,終於到今天算是半成功,下禮拜再來試一次看看,要我說做實驗和做蛋糕哪個比較難,還真難說阿。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周業永
  • 這篇真是不錯。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