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了兩個特殊的夢,前幾天的是噩夢,昨晚的是玩樂的夢。

第一個夢做了兩次,第一次大概是幾個禮拜前,夢到在大陸有一個人因為爆炸受到重傷,重到連 X-ray 都看不到他,需要用 EtBr 在 UV 照下才能看到(不合理我知道)。第二次是上禮拜天,早上洗完衣服回去小瞇一下的時候,夢到我跑到那裡去看那個重傷的人,轉了好幾次機後才到,到了以後問了一下就有人騎車帶我去 那個人治療的醫院(因為很多人去看,所以問一下就有人知道)。

到了以後先看到另一個傷勢較輕的人,雖說是較輕,但也全身包的像木乃伊,只露出頭部,旁邊是個我夢裡認識的女生(但想不起來現實生活中有沒有碰過她,有點像這學期帶的大二實驗課的某位學生),是傷者的女友,她聽說我是來看那個重傷了人,要我先有心理準備,之後就有人帶我進病房。進去後只看到一個整個頭都被包住只剩眼睛露出來的人,看不見身體在哪,之後醫生說「我要開 UV light 囉~」才看到床上出現一條條橘色的光,仔細看才發現只剩骨架,裡面的內臟都不見了,然後身體不停的在床上蠕動,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你。

我看了之後嚇傻了,驚魂還未定就離開醫院,有人陪我走到機場,但是半路因為恍神差點跌入懸崖,還好立慨抓住了崖邊爬了上來,但是爬得時候那位陪我的先生就在旁邊看,也沒伸手拉我一把幫我爬上來,爬上來後發現路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堆融雪,路變得更難走。陪我的先生還邊走邊說「嗯,應該趕得上飛機,如果錯過這一班不知要等多久才有下一班」之類的話,讓我更擔心害怕,怕趕不上飛機想要用跑的,但又怕一不小心又跌下懸崖,邊怕邊走邊想我為什麼要來中就突然醒了。

其實比起不小心又跌下懸崖或是趕不上飛機,我心裡更怕的也許是那個陪我走去機場的人竟然都沒有幫我的意思,他只是在旁邊看著我等我爬上來,心裡雖然又氣又怕,但又不能真的對他發脾氣,質問他為什麼不伸手拉我一把,因為畢竟他只算是位陌生人,這讓我有種孤立無援,卻又沒有人可以哭訴的感覺。

第二個夢比較歡樂,夢到老爸買了一個狄斯奈的神奇遙控器給我,可以把家裡變換成電影院、餐廳和家裡,三個場景都超真實,會讓人忘了原本自己的家是長什麼樣子,但是每個場景都非常有狄斯奈的風格,有各式各樣的人物和裝飾,像是到了狄斯奈世界。遙控器上面不只有切換場景的按鈕而已,還有各種按鈕可以遙控很多東西,例如家裡的門窗,都可以遙控它有各種開法和各種形狀,是個非常酷的遙控器,遙控器本身的樣子也非常有狄斯奈的風格。

家裡的場景是狄斯奈自己設計的場景,每個門窗都有特殊的功能,鄰居也是設計出來的,並不是真實生活裡的鄰居。電影院裡面有好多廳,每個廳外面都有閃亮亮的燈牌顯示播放什麼電影,另外也有很多五光十色裝飾用的燈,大廳播放著音樂,走廊上有幾個賣飾品的小攤販車,不管人或物都是可以觸碰到的,你會覺得你家真的進來了這些人。餐廳的場景裡則是有很多大圓桌,每桌都坐滿了客人,服務生忙著端菜給各桌,根電影院的場景一樣也放了音樂。我和我妹拿到這個遙控器後,就不停的切換各個場景,然後每個按鈕都按按看,看是什麼功用。當我們在各個場景裡遊玩參觀的時候,朋友史帝芬來了,我們興奮的邀他一起跟我們參觀,在電影院那個場景裡逛最久,因為好多東西可以看,看得眼花撩亂,最後史蒂芬說他逛的腳好痠想回家休息,還被我們笑太虛了,區區我家的大小也可以讓他逛到腳痠(但其實夢裡面我家還滿大的,大概是溫哥華加的兩倍)。

他走後我們切換回家裡的場景,發現屋裡有一桶忘了是什麼的食物,打開後發現裡面長滿了蛆,嚇得趕快關掉所有的場景,變回現實生活的家,結果發現那桶東西還在,原來是本來就有的東西,只是現實生活的蛆比家裡場景裡的蛆還大條,心裡想說原來家裡那個場景裡的東西是有美化過的,連蛆都美化成比較小條,但還是嚇醒了。


接下來是一些雜事。

1. 這是啥?

某次帶大二實驗課的時候,那次的實驗剛好等待的時間比較多,我四處晃看學生有沒有亂做還是有什麼問題,繞了一圈正想說大家做的都不錯,想找個椅子坐的時候,有位男學生突然叫我過去,然後打開他的 tip box 給我看,問我:"What's this? Think about microbiology." 原來他把 tips 排成下面的那個圖案。
 
phage.png  

猜得到是什麼嗎?我本來以為是章魚還是水母之類的,不過他特別強調 "microbiolgy",看來比較像的應該就只有..... "Phage?" 我說。

"Yes~!" 這位男同學非常的興奮,帶著驕傲的表情看的他的 partner,說:"See~ Tell you to think about microbiology." 接著說,「人家 Linda 就猜出來了,表示我排的明明就很像 phage。」

「哪有,明明就不像。」他的 partner 很不以為然的回。後來我拿給跟我一起 TA 的同學看,結果她看了說,「這是外星人吧~!」


2. 瀏海

之前的實驗計畫老闆本來說可以發 paper 的,結果上次 lab meeting 的時候老闆想了想說,他無法把所有的結果整合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目前的東西放在畢業論文裡是可以,但不足以發 paper,所以還是不要繼續了,全部換做 HSV 的東西,等於是我前面努力的東西全部要放棄,這讓我的心情真的是有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其實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加上老闆最近很忙沒空理我,但卻不時就跑來詢問機車女的進度,讓我有種被打入冷宮的感覺,所以心情上非常鬱卒,於是上禮拜開始就慢慢修剪出一個瀏海,想換個造型看能不能改變心情,前幾天把劉海剪得更明顯了,試圖想剪成張鈞甯在幸福最晴天裡的那個瀏海,結果今天大二實驗課的負責人有事找我,進我們實驗室後看到我劈頭就問:"Is Linda here?"

"Yes." 我說,心裡很多問號,想說我不就是 Linda 嘛?

"Where is she?" 她繼續問。

"......" 心裡的問號更大,想說我不就在你眼前嗎?心裡的問號顯示在臉上,她大概也看出來了,於是仔細了看了一下我的臉,發現我就是 Linda,連忙說:"Sorry, you look different."

她走後我邊想還會邊笑,真是太好笑了,我有沒有瀏海有差那麼多嗎?噗哧~~


3. 低筋粉

前兩個禮拜忘了在看哪個食譜的時候,發現了我戚風蛋糕做不起來的原因了,原來是要用低筋麵粉,我一直都用中筋,難怪和蛋黃拌在一起的時候,拌一拌會有出筋的感覺,而且發不起來之外,吃起來的口感也是QQ 的。

原來不是蛋白打的不夠發,是麵粉筋度用錯了。


4. 天氣終於暖和起來,有春天的感覺了。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