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06.30.12)

老闆和師母染 plaques 的方法很不同,老闆是直接把 methocel 吸掉後加藍染到細胞,染個十五分鐘到半個小時,師母則是把 methocel 吸掉後,用 PBS 把細胞洗過,再加藍染下去染個兩小時。剛剛韓國女看到碩士男在洗 plaques,就問他為何要洗,直接染就好了阿。

碩士男整個大驚,「什麼?不用洗?」

韓國女︰「哈哈,對阿,你是師母教你的厚?而且也不用染兩個小時,只要染十五分鐘就夠了歐。」

碩士男︰「蝦米?你幹麻不早說?」

韓國女︰「我現在不是跟你說了嘛~ 這樣你明天來染就不用等兩個小時了耶。」

話說同樣的情景之前也發生在我們 lab tech 身上過,某天她跑來問我,「你染 plaques 之前有用 PBS 洗細胞嗎?」

「沒有阿。」

「那你都染多久?」

「半個小時吧。」

「蝦米?那為何師母跟我說要洗細胞,還要染兩個小時,害我花好多時間等待。」

「呃.....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染法吧。我的方法是老闆教韓國女,然後韓國女再教我的,這個方法染出來很 ok 阿,又很省時。」

「好怪阿,他們兩個是不同人教出來的嘛?」

「阿知。」



之二。(06.30.12)

這個禮拜都把高山茶葉裝在寶特瓶裡做冷泡茶帶來實驗室喝,昨天隔壁實驗室的教授看到我,就拿了我的寶特瓶問我裡面是啥,我說是茶葉,她就問說是綠茶嘛?我心想,高山茶應該沒發酵過吧,就答道,「是吧。」

她看我答得有點猶疑,就說,「你只是隨便說是敷衍我吧!」

我說,「沒有阿,我是認為這應該是綠茶阿!」

不久後,韓國女進實驗室後跑來問我,外面那瓶水是我的嗎?我說是阿,她就說,「剛剛隔壁實驗室的教授問我那是啥。」我說,「她剛問我了。」

韓國女︰「歐,她問你了嗎?哈哈。我說不知道,但看起來像是茶葉,結果她竟然說,那該不會是 weed 吧!我說,我不覺得 Linda 會泡 weed 來喝耶。」

我說這位教授,你也想太多了吧,還 weed 咧~



之三。(07.24.12)

最近在讀宋詞,發現古人好厲害,短短數十字,便能道盡人生苦樂、朋友情愛,亦或國仇家恨,且字句細膩,那個情境~~ 美阿。本以為受縛於文化禮教,古人情感內斂,讀下來後發現情愛詩詞不在少數,原來內斂之情都寄於詩詞之間,好幾首的意境都很美,尤其是秦關的《鵲橋仙》︰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之四。(08.08.12)

夏天未免也來去太匆匆,昨日竟已是立秋。



之五。(08.10.12)

這半年壞/掉的東西真多︰
手機吊飾 - 掉了
朋友送的幸福車票 - 掉了(哭倒)
舊立燈 - 燒掉
新立燈 - 昨天開關壞掉,現在關只能直接拔插頭。
被單 - 破了一個大洞
Nike 布鞋 - 氣墊破了
Roots 背包 - 底部外層破了,暫用膠布封起來。
炒鍋 - 落漆。本來只是底部凹凸不平,想說快畢業了撐著用,離開時就直接扔了,沒想到上禮拜發現表面落漆了。

難道這意味著.... 這裡不能再待了?要趕快畢業換個城市才行。



之六。(08.14.12)

自立秋過後,氣溫陡降,人們開始穿起了長袖和夾克。
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智慧,農曆的二十四節氣好準。(雖然也許只限於四季分明的地方)



之七。(11.21.12)

隔壁實驗室的教授帶某大學生(可能是來問課堂上的問題的吧)從她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大學生看到 -80 冷凍庫就問說,裡面裝什麼?

教授說,"body parts."

大學生說,是在開玩笑吧。

教授說,「好啦,其實是 HSV-2。」

大學生不相信說,「怎麼可能,你是說真的嗎?」

裝 HSV-2 有那麼難以置信嗎?沒有吧~ 又不是 HIV。(HIV: 為什麼我躺著也中槍?)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