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過後一個多月,台灣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有令人生氣的、震驚的、無奈的、令人感到欣慰的,情緒很複雜,本來想說學運之後就不再看任何台灣新聞的,但這些學生和 NGO 團體為台灣所做的種種深耕讓人無法不關心,但也看更加看清楚了國民黨和馬政府的醜惡嘴臉,還沒清醒的台灣人,你們能醒醒嘛?政客們,你們能不要再那麼自私自利嗎?


May 8

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或媒體把郭台銘捧得好像很偉大,好像是個道德指標之類的,他站出來說話就表示這件事很嚴重或怎樣。

是啦,他很厲害又是鴻海又是富士康的,但是他最近的發言讓我覺得他就是個商人,而且是個十足的商人,選擇性的表現正義。之前劉政鴻硬闖人家靈堂的時候怎麼不見他出來暴怒?還有一堆比陳歐珀行為更值得他暴怒的不公不義的事,他怎麼也沒出來暴怒?國民黨幹的不公不義的事還少嘛?他也都沒出來暴怒。標準到底在哪裡?


May 10

對比馬先生最近家事的新聞,和八歲小妹妹、樂生等等的事件,原來對政府官員、某些媒體和某些人來說,生命和同理心是有分貴賤的就是了。

不知道樂生是什麼,或是不知道他們在抗爭什麼、為什麼抗爭的人,也許可以試著去了解這個故事背後的歷史和脈絡。這篇 [爆卦] 你所不知道的樂生幕後-樂生20年抗爭脈絡 我邊看邊流淚,算是至今最讓我震撼的故事,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雖然官商勾結時有耳聞,但卻想像不到裡面是這麼的黑暗,政府和集團可以為了利益欺壓人民至此,還浪費了那麼多納稅人的錢。二十年,二十年的抗爭和抹黑,台北人在享受著捷運的同時,知道背後藏著這些令人心寒和心碎的故事嘛?那些排班照顧樂生的阿公阿嬤、幫他們抗爭的志工團體和學生們,著實讓人感動和敬佩。今天跟我媽聊起這這件事,結果她說她去樂生院服務過。XD

PS. 查樂生的時候,我想起為什麼之前不看台灣新聞了,尤其是政治新聞,因為看了每天都想幹譙罵髒話,於是從馬政府執政後就沒再看,學運之前我連王金平是哪院院長都搞不清楚,江宜樺是誰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剛佔立法院時還以為只是學生在鬧,要不是臉書大量洗板(外加連我們實驗室大陸人也在問),我也不會去在意和去了解始末,結果了解以後發現事情也太不單純,又開始讓我每天都想幹譙罵髒話。(但是現在我連立委是誰都分的清楚了,這是好事嘛?XD)

雖然還是很亂,國民黨更是變本加厲的亂搞,但值得慶幸和高興的是很多人覺醒了,希望這股力量能夠持續下去阿。


【更多關於樂生】

轉 [爆卦] 你所不知道的樂生幕後-樂生20年抗爭脈絡(其他人對本篇的回應) 

快樂。樂生|樂青盟網站(我覺得裡面資料很完善了) 

走過七十七年歷史傷痕 樂生療養院(痲瘋病介紹、樂生院的原本樣貌和歷史由來) 

工程揭封印 樂生這次真的事情大條(為何不適合蓋機房地質解說,這樣蓋真的沒問題嗎?感覺好恐怖啊~) 

[中國時報新聞] 新莊捷運機廠選址樂生 監院:不當 

樂生院完整說明(裡面有很多對樂生院保存有疑惑的解答)

樂生院拆遷爭議與 

支持樂生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要高品質的公共建設 

人權或正義?-- 樂生療養院爭議 

【周二專欄】胡慕情:讓我像勿忘草一樣在這裡生長

Re: [新聞] 樂生10年抗爭史

Re: [新聞] 明拆樂生療養院 自救會:無奈接受


May 17

[爆卦] 交大學代當選感言

不參與政治的懲罰,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他的經歷和政見好扯好好笑,但重點是他的當選感言,還不醒醒嘛小確幸?)


May 21

看到網路上一堆謾罵和抹黑,只覺得很多人並不是真的對這件事有什麼同理心,或者是真的想去解決問題,而是只想借題發揮和報復,這些也可以從一些政客的發言和媒體的報導看得出來。而認為自己是真的很生氣,覺得兇嫌該死的人,是否該想想自己身邊是否有類似的人,也許你注意到了有人在精神上需要協助或治療,但卻沒有伸出手,反而在心裡面默默給他們異樣/歧視的眼光,大家有真的想解決這個問題嘛?還是只是在事情發生後罵一罵而已?

政府和媒體該做的不是推卸責任和煽動抹黑,而是正視這個社會結構出了什麼問題,導致今天這件事的發生,然後尋求「正確」且能「根本」解決的方法,以避免同樣的事再次發生。

政府敷衍性的回應、媒體嗜血的討伐和抹黑,以及社會中無理性的謾罵和亂牽拖,只會讓問題變得更嚴重,例如使得有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人更不敢尋求醫療上或心理上的協助,這樣持續下來的壓抑又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分享一則之前看到的 TED 演講,介紹英國政府和研究機構對於這類犯罪的腦部研究,想了解對殺人無感的人的腦部和正常人有什麼不同,以對他們進行治療,讓他們不會再次犯罪,或許也可以做預防性治療之類的。演講本身很有趣,懶得看的人我大概說一下,他們的研究發現這些人的杏仁核(amygdala)比正常人小,以至於無法感受到別人的恐懼,於是目前想讓他們進行腦部復健,看能不能讓他們的杏仁核變大。

R.I.P.





May 22

唉,真的希望台灣好,為台灣在做事的人(不管是學運或 NGO 團體等等),莫名其妙地被抹黑和指責,真正造成社會亂源的人則到處無的放矢的為自己的政治利益在嘴砲,然後偏偏有一堆人喜歡把腦袋當裝飾品用,無條件相信只會嘴砲的人講的話和喜歡製造假新聞的媒體,然後跟著嘴砲和亂指責讓社會更亂。(TMD,真的會有人相信邱香蕉和蔡正元的鬼話?!)

PS. 接觸腦神經學後,我開始覺得人類的很多行為都和腦部某些區塊功能失常有關,但這不代表他們都有精神疾病,只是有些功能無法正常運作而已,當然腦是非常複雜的,科學家們還在努力了解中。(舉個例來說,以前我都以為藥癮和酒癮只是單純無法自我控制,但其實和腦神經失常是有關的。)

PS2. 反廢死的人是認為「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錯放一人」嗎?(該不會又無條件相信這個政府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對的,沒有誤判的吧?orz...)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死刑到底對還是不對,只是覺得要是有天我或是我的家人因為被誤判而冤死,我會含恨而終。被人殺死,你可以要求他被判死,但被政府殺死,你能要求政府什麼?我想問反廢死的人,如果是你的家人被誤判而冤死,你也會這樣要求政府官員以死謝罪嗎?還是就自認倒楣?如果你認為這件事不會發生在你身上所以反廢死,那我覺得你也不是真的是多有同理心的人,沒資格指責廢死聯盟的人。

其實我不明白北捷殺人和廢死有何關聯,別說台灣目前根本就沒廢死,廢死在全世界都還是個爭議,沒有絕對的對錯,誰都沒資格說自己的立場是對的而指責和你不同立場的人,因此有必要在這個時候把廢死聯盟抓出來罵嘛?蔡正元這時候假掰的義憤填膺只不過是想報復學運罷了,別以為他是什麼正義之士,說穿了只是個自私自利的政客。與其跟嗜血媒體和沒良心政客起鬨吵這些,不如理性思考,多關心身邊的人,網路上一些討論分享文章可以給人一些反思,看看如何能夠讓這個社會變好,防止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應該比謾罵和抹黑更有建設性吧!


[Plurk] 晚餐和老爸聊到捷運事件

Re: [問卦] 有沒有這個社會殺了這個年輕人的八卦

[幹誌] 捷運江子翠殺人事件評論懶人包


May 24

唉唉,可以理性思考,不要粗淺的只談廢死或反廢死的問題嗎?在談廢死之前還有司法程序正義的問題(例如可以真的做到沒誤判嘛),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例如貧富不均、低薪過勞等等),家庭和學校教育問題等等,這些才是最根本問題,需要去正視和檢討,進而去改善的,當這些根本問題都解決了,需要用到死刑的機會就自然會減少了,不是嗎? (目前的台灣社會三天兩頭的就弒父、弒母、弒親人、砍人、情殺、謀財害命等等的,這類社會案件越來越多層出不窮,大家都不覺得怪嘛?不覺得需要檢討哪個環節錯了需要改進嘛?)


誤判的藝術 by Puma Shen

「這些實驗有什麼類似之處?精神科醫師認為自己診斷正確,醫師認為自己沒有歧視,而企業主也認為自己用人唯才,然而歧視,甚至是錯誤卻一直不斷在發生。這就是「自由心證」。只要牽扯到自由心證,你實在無法控制這種心理的走向,而自由心證的另一個好用者就是我們的法律系統,從警察到法官,有多少的自由心證在其中干涉?最後被送到法庭判罪/判死的,中間又經過多少像上述一樣危險的自由心證?DSM經過很多年的改成看起來很完美,醫生對於各種疾病的處遇也有SOP,而企業主對於用人的條件也白紙黑字放在公司內部,那又是為什麼,這些歧視會產生呢?」

「這是自由心證的外在限制。意思就是,即使可以控制自由心證好了,即使之前那種人為的問題都不存在好了,你卻無法改變這個社會本身就已經不公平的問題,這種結構性問題,是連法律都常常無能為力的。而若回到自由心證的問題上,偏斜地更為嚴重:因為程序上的設計,就像DSM手冊一樣,不管經過多少的修正,仍無法抵擋歧視;不管法律的程序如何公正,問題仍舊存在。我殺人,跟你殺人會不會有分別?分別很大。我在逮捕階段可能比較有機會躲過刑求,即使刑求一直存在。我的有利證詞比較容易被採信,即使刑事訴訟法給我的公平而且充分的機會。我說正當防衛跟你正當防衛的判定方式會不同,即使正當防衛的法律訂的很好。我的背景讓我有很多充分空間可以免於一死。有太多的因素夾在在犯罪和定罪之間,而這是無法控制的因素。」






May 25

[討論] 捷運殺人案讓我感到恐懼

其實我也覺得會說那些言論的人很可怕,感覺他們自己內心裡也有一個鄭捷,只是不敢承認或不願意承認自己也是有同樣的暴力心理,只好狂罵或狂幹譑支持或部分支持廢死的人來掩飾內心中的血腥暴力因子,順便自我說服「我跟鄭捷不同,是個有正義的人」,但其實他們的血腥言論就顯示出他們的內心跟鄭捷一樣暴力阿。








,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