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以柯P的身份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爭議,但看來我錯很大,沒想到的是連一些社運份子和律師團都對他有意見。先不管他和民進黨之間的關係,我想談一些觀點上的爭議。就我在網路上觀察到的,支不支持柯文哲大致可從他們的背景區分,社會人文背景的很多不支持柯,理工背景的大多支持柯,商學的比較特別較難區分。社運人士和律師團對他的一些觀點有疑慮,他們似乎比較中意顧律師和馮光遠,因為他們都有參加社會運動,表示他們的觀點和看法是一致的,這點可以理解。會支持柯文哲的,似乎多是醫生和學理工的,因為我也是學偏理工的,在看那些爭議時有種「可能學人文的和學理工的看事情的角度真的有差吧」的感覺。

我覺得啦,學社會人文的看事情的時候容易把情感放進去,學理工的則是可以抽開情感的部分,以科學或實證的角度就事論事。也許會有人說,律師也是就事論事阿,但是法律還是免不了要加入情、理兩部分,情理法三者很難分開,如果只講法,什麼都依法行政,就會變成馬英九。但是科學不是不包括情、理嗎?那這樣會不會變成不講情理呢?我個人是覺得「科學」和「情理法」是兩件事,兩者並不衝突,不管有沒有情、理,都不會影響到結果。舉例來說,如果你感冒了去看醫生,醫生對你這個人的看法會改變「你已經感冒了」這件事嗎?或是會因為他喜歡你,你的感冒就會自己好起來,他討厭你,你的感冒就變得治不好嗎?對醫生來說,情感上他可以喜歡你或討厭你,或對你根本沒感覺,但就事論事的話,你就是個病人,他的責任就是治療,情感和病情(或和治療)之間並不衝突。因此,對一件事情,可以有個人情感上的觀點,也可以完全抽出情感,以客觀的角度去看,但不管是從哪方面去看,都不會改變「事實」的本身。


以下用幾個常看到爭議來解釋。


1. 對同志議題的看法:「支持同志婚姻?柯文哲:不反對但我投廢票

對於這個議題,有人對柯文哲的說法不滿意,但我認為覺得不滿意的人是套入自己的情感部分。因為這件事,在目前還算保守的社會,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尤其是年紀稍長的人。我覺得這個爭議,重點是在於能不能夠尊重「同志婚姻」這件事,而不是要勉強每個人都接受,如果要每個人都接受你的看法,那不就變成你不尊重「心理上還無法(調適好去)接受這件事的人」了嗎?並不是每個人都要跟你的看法和觀點一樣才是正確的,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的權利,大家的看法可以不同,但是要互相尊重,不去干涉別人的決定,畢竟每個人的生活和成長背景都不一樣,自然對事情會有不同的觀點。柯文哲說了他不反對,我認為這就是他對「同志婚姻」這件事的尊重,他投廢票,可能是他對這件事本身就沒有特別的意見,因為以科學或醫學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本來就沒有對錯,也就沒有什麼支持不支持,它就是一個事實在那,沒有人可以去改變個人的性向或其所做的決定,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尊重他人的決定而不去干涉。也許有人會執著於「不鼓勵」這三個字,但其實也沒什麼鼓不鼓勵阿,因為這就是天生的,是的不會因為沒人鼓勵而改變性向,不是的也不會因為鼓勵而變成同志。我想柯P的意思是說,是就是,沒必要去反對,但對於其他的(例如有的人在某些階段可能會對自己的性向有疑惑),也不需要特別去鼓勵。


2. 沒參與社會運動

有些人覺得柯文哲沒出現在重大爭議社會活動當中,認為他不夠關心社會議題,但我想說的是並不是每個人有心又有時間去參加,沒出現不代表不關心,而且社會活動也不只限於在街頭,在醫院做他該做的事也算阿,在醫院治病不分貴賤,幫助重症患者,這難道不是關心社會的一種嗎?不是沒看見的就不是,不要忽略醫生在醫院的努力,不是只有出現在街頭的醫生才是好醫生,何況柯P也有去學運,社運學生也有人出來說他都很低調的挑晚上去看。關於他學運到一半跑去媽祖遶境,他的說法是醫療站的運轉已經穩定了,不需要他再待在那邊分散大家的關注。(好像是在新聞看透透的專訪裡講的吧,請自己到上一篇觀看。)

再者,醫生關心社會是不是一定要出現在街頭運動?這邊我想舉一個例子,就是台東南迴醫院籌辦人徐超斌醫師,有興趣的可以看他在 TED 的演講,是個偉大的超人醫師。所以我覺得啦,醫生只要有熱誠救人,就是關心社會的好醫生,只靠有沒有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來評斷一位醫生有沒有關心社會,有點太狹隘。

【TEDxTaipei】超人醫師:徐超斌(他在 FlyingV 還在籌南迴醫院的錢,想要幫忙的可以捐款:南迴基金會募資計畫。)


3. 對統獨議題的表態

我想這點網路上有人分享過了柯P的說法:[討論] 柯文哲談統獨 和 [爆卦] 柯文哲北市6大願景 之 社區營造/公開透明

柯文哲:「在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前提下,一切可以談。」

有的人覺得這樣說還不清楚,一定要說「台獨」兩個字才算表態,就情感上來說,我也希望他能直接就說這兩個字,但是撇開情感,以客觀角度來看,有了「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還不夠嗎?我覺得這很夠了,請問中國會有這一天嗎?如果有,他就不會反對台灣獨立。我其實不懂有人認為他是綠皮藍骨的說法,就只因為他沒說台獨嗎?老實說,他的很多言論,我覺得只是就事論事或陳述事實,但很多人硬要把自己的情感套在上面,認為大家一定都要和你們一樣感性。例如他在《新台灣加油》裡說的,我覺得統獨對他來說是個假議題,因為沒有什麼統獨問題,對他來說台灣就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他可以去中國還大喇喇地講說「我們台灣選了五次(總統)」,可以跟中國往來交流,但前提是要互相尊重,也不會因此放棄了核心價值,不會為了配合對方不敢說哪些話,就像賴清德前幾天去對岸時的態度。如果中國因為柯說了哪些話話封殺柯,那是中國的損失,今天是中國請他去交流葉克膜這個專業,所以柯才不管在中國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對他來說對的就是對的,事實就是事實,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同理來說,如果台灣能做到如果中國不跟台灣往來,就是中國的損失,我們還怕被他封殺嗎?封殺就封殺阿,誰怕誰?


4. 關於二二八:「柯文哲談228︰讓歷史走進歷史

很多新聞標題很聳動,內容也沒有柯P完整的說法,只找到這篇算是比較完整的。

柯文哲昨晚表示,再幾天就是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了,前幾天有人問他對二二八事件的看法,「講到最後就不太想講,因為對二二八家庭……」,很多人在講轉型正義,但是就我個人,「每次看到我爸爸……」、「就是我爸爸每次……」。他說,爸爸每次參加二二八的會議、紀念活動,「回來都會哭,你知道嗎?……」 他表示,很多人堅持轉型正義,但對受害者家庭來講,有時候覺得,沒有很堅持要追求真相,隨著時間過去,總是讓它慢慢走入歷史,「我也會贊成向前看」。坦白講,如果事情都發生,再去追究那些,「啊,算了,提那些幹什麼」,歷史的東西讓它慢慢進入歷史,不用再特別去……,「這是我個人看法,不一定要去追究誰是元凶。」

我覺得以他受害者家屬的身份,說這些話並無不妥,他看他爸爸每每這樣難過,做人子女的總是會心疼,不是嗎?


5. 有人覺得他很狂妄,例如他在 GQ 的專訪。

其實我覺得他只是太臭屁又太直而已,狂妄倒不至於,可能因為文字無法表現出他說那些話時的氛圍,所以會覺得他狂妄,但其實你聽他的演講,他講同樣的話,那個語氣你可以感覺得到他是在開玩笑,想讓氣氛好一點,至少我聽他講那些話時的語氣會覺得很好笑,感覺就像是你某個愛臭屁的朋友試圖逗大家開心。


6. 可能變成另一個馬英九?

有些人擔心他會變成另一個馬英九,似乎是因為他說過「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老實講,依法辦事並沒有錯,但是要情理法兼顧,馬英九的錯就是他認為他是對的,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他認為他的法是對的,問題是他的法是惡法,辦起來又少了情理,根本就是讓政客和財團的惡行合理化。但我最近看見的是柯文哲並不是聽不進意見的人,他有在改變,他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也不是沒有情理可言,否則他在愛滋移植事件的時候就不會自己扛,因為他認為人不可能不犯錯,也不能一犯錯就定生死,不然以後沒人敢做事,犯錯沒關係,重點是如何改進讓同樣的錯不會再犯,這些他在演講裡都有說(請看上一篇)。加上他會還權於民,讓全民參與、全民監督,人民有權可以把惡法改掉,換成合理合情的法,所以我覺得他變另一個馬英九的機會很小。


7. 關於國科會和連勝文槍擊案:請聽【深音廣播】與柯文哲醫師對談(52:20 開始)

酥餅(主持人):連勝文案是發生在五都選舉的前一天晚上,那那天晚上我記得台大醫院是一個女醫師出來當發言人說明連勝文案,但是我比較不能了解的是說,那個女醫師只有強調說連勝文的傷是真的,但是照說以後來這樣的情況看起來,當初的醫療團隊應該也看得出來那個傷不重。就是說「傷是真的」,這個資訊是重要的,但是對於國民黨的操作,或是說瓦解國民黨的操作來講,「傷勢不重」這個資訊也是重要的資訊,但是為什麼台大醫院只講「是真的」,但是沒有講「不重」?

柯:應該這樣講啦,在這件事情上面,我跟台大醫院是分割的,台大醫院的發言跟我的發言是 independent 的。

酥:柯醫師同不同意我的話?就是說你要出來說是真的,那你也要出來說傷勢不重,因為這兩個都是重要的資訊阿。

柯:那個第一點,因為對我來講,是記者問什麼,我就很直接很誠實地回答,那至於說第一天晚上.... 因為第一天晚上我完全沒有發言,因為第一天晚上我是醫生,我的發言是已經到第二天、第三天完了。

酥:沒錯,所以影響選舉是跟科醫師無關,這個要澄清,因為那天晚上是台大醫院是一個女醫師出來發言。

柯:我覺得那天晚上台大醫院的發言是.... 照你這樣講,就是有點配合演出,那也不好意思說是造假,真的是有點配合演出。

酥:就選擇性事實嘛,因為有兩個重要的事實,一個是槍傷是不是真的,一個是傷勢嚴不嚴重,但是他只選擇說「是真的」,他不選擇說「不嚴重」。

柯:你要聽實話的話,台大醫院本來就不是一個很誠實的醫院,阿不然我也不會搞得這麼慘。(笑)

酥:所以柯醫師你其實第一天晚上看過傷勢之後,你也已經可以下不嚴重的這個結論了,對不對?

柯:對阿。

酥:所以的確「不嚴重」這件事被隱藏起來了。

柯:對阿,但是那個.... 因為第一天晚上我是醫生,我是管在醫療上,那個發言是台大醫院的發言,那個女醫生是台大醫院的發言人,那個跟我無關。

酥:我了解啦,只是說台大醫院這個發言是有點君子欺之以方。

柯:台大醫院本來就不是很誠實的醫院。

酥:(笑)Ok,所以說一個比較好的、比較正派的醫院,如果要處理這件事的話,槍傷是真的就說是真的,但是他也要顧慮到說,其實「不嚴重」這個資訊也是重要的,他應該同時揭露,柯醫師同意嘛?

柯:同意。

酥:藍的可能會質疑國科會案,因為在談國科會的時候,其實我剛好還在台灣當教授,那時候我們教授出去吃飯,都在講說我們會不會怎麼樣啊,我那個怎麼報到底會不會被找麻煩,那最後其實會計法的修法也沒有真的除罪化,現在是退回重議,所以那個好像就變成一個什麼東西被抓住,你不覺得嗎?

柯:國科會案是這樣啦,這個案子我知道在帳戶上、在清查上一定會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問題,你知道嘛?因為我們是好幾個主治醫師共用一個秘書,所以我們那個錢的確會有那個 A 計畫厚... 就是說我們用 B 計畫去買 A 計畫的東西,(用)C 計畫去買 B 計畫的東西,就是說它的錢有時候用在大水庫裡一定沒有問題。

酥:但是追究細項就會有問題。

柯:對,就是這樣。這個老實講,我也不知道怎麼解決,因為我們當時就是.... 我們加護病房所有主治醫師,我們就把我們的錢 pooling 在用,那你要追查每一個品項,就會出現品項不合的問題。

酥:了解,不過這個東西會不會就會變成什麼東西被抓住這樣?

柯:但是我很明白講啦,江宜樺啦,李鴻源啦,這些在台大當過老師,現在去政府當官的厚,他們每一個的國科會計畫至少是我的五倍以上。

酥:所以真的查下去,他們不見得.... 但是問題是台灣的司法不可信任阿,他們不會被查。

柯:阿他就是選擇性辦案阿,它的制度就是讓每個人都犯法,然後選擇性辦案阿。

酥:所以我一直就說這個東西是安裝控制機制嘛,這個東西根本也不是真的要查你,它就是要安裝控制機制阿。

柯:所以國科會案我覺得是這樣啦,我現在的態度是這樣,就是如果一個人有好幾個計畫,一定會出現帳目不合邏輯。我認為那些什麼江宜樺啦、管中閔啦、李鴻源,你們這些都台大老師出去在政府當官,你們每一個國科會計畫都是我的好幾倍以上,你們才是最大咖的。

酥:所以要查從大咖查起。

柯:對啦,但是這個就是制度面的問題嘛,所以這個國家就是很多這種內耗制度面的問題,我倒覺得這個國科會案就是這個國家在內耗,在我前面有七百多個被傳耶。

酥:嗯嗯,是阿。

柯:阿怎麼會.... 所以老實講,國科會修法.... 那個會計法修法是一定要修的,因為這表示這個制度有問題啊。阿後來鬧一鬧,退回原案,所以就變成所有問題都沒有解決嘛。

酥:這個東西會不會變成一個控制機制,安裝在柯醫師身上?

柯:那也沒辦法啦~ 我這就是歷史共業嘛,不過是這樣啦,有時候我們要訴諸人的良心嘛,阿我有沒有拿錢去私用我自己很清楚嘛,阿你要拿這個東西來對付我,那隨便你了。

老實講國科會那件事我能了解,有在做學術研究的就知道,做研究真的要花「非常多」的錢,隨便一個實驗用消耗品都要幾百塊加幣,一百以內都算便宜的了,別說在美加申請經費都很困難了,何況台灣撥給研究的那點經費,如果為了研究花費而用其他名義報帳我能理解,不是說這是合法的,而是說政府如果要提升台灣的研究競爭力,真的需要投資不少錢在上面,「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是不可能的,再說柯P並非以私報公,抓他這一點我個人覺得沒必要。然後阿,我覺得要做學術研究的人來做報帳這件事歐.... 哈哈哈,我只能說我前老闆和現在的老闆都有請助理來做這件事。我前老闆的助理還跟我們說,我前老闆對錢根本沒概念,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錢,而後來沒錢請助理,只能自己處理報帳這件事的時候,我前老闆是弄的哇哇叫。


8. 關於中華文化

老實講,在這點上我一直很矛盾,因為我們實驗室的大陸人 RA 每次跟我說「大陸和台灣就是一個國家,因為是同一個歷史、同一個文化和語言,分割不開的。」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雖然在情感上不想認同,但事實上呢?好像他說的也沒錯,所以我每次說到這種模糊地帶,都會以「中華文化」帶過,而不會去分「台灣文化」或「中國文化」,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分。舉個例來說,當你說儒家思想的時候,你會說那是中國文化還是台灣文化?我不會說那是台灣文化,但它又深入台灣人的骨子裡,基於不想承認「中國文化 = 台灣文化」或是「中國文化成為台灣人的一部分」這件事,所以這類議題我都用「中華文化」帶過,也因此我能理解柯P說「中華文化」這件事。沒辦法,從小的歷史課學的都是對岸的歷史,好像那就變成是我們的歷史了,若要說那不是我們的歷史的話,就覺得似乎哪裡怪怪的,因為這樣不就變成一片空白了嗎?我一直處於這樣的矛盾和困惑之中,這種困惑可能七、八年級生不太能理解,因為那時候學校教材已經有「台灣史」這個科目了,但是七年級以前的四、五、六年級生,我們的歷史就是中國的歷史,台灣有自己的歷史這件事,沒想過。什麼鄭南榕、史明和蔣渭水,我都是因為學運才認識的,歷史課本上有的關於台灣的歷史,我已記得不多,大概就是十大建設、三七五減租之類的,白色恐怖和二二八事件,好像有個兩三行吧!就這樣。所以啦,我覺得關於中華文化這件事,情感上雖然不是很爽,但也沒必要去苛責,對我們這種六年級很尾巴的可能都要糾結好久才能漸漸找出可以切割「中國文化」和「台灣文化」的點,更何況是四、五年級的了。


以上。

所以,很多關於他的言論,我覺得他只是講話太直到有點白目,讓人有時會聽了不爽,但如果抽調情感部分來看,他大多只是就事論事而已,真要說的話,他就是太過理性,但這不太表他沒有感性,也不代表他的價值觀有什麼問題,只是他太過理性到讓「感性多於理性」的很多台灣人無法接受。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