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我完全是為了百合才看完這部的,她真是太帥氣了啊 XD。不管是現實中的百合子(ゆり子),還是劇中的百合(ゆりちゃん),都是我想成為的那種人。我喜歡這部戲的部分,不是主線的戲,而是支線討論的事情,主角和配角之間的閒聊,或是配角之間的對談。下面對話是我看的時候心有戚戚焉,或是希望自己能夠做到的部分。

(* 為百合的部分。)

#7

「我還以為沼田先生是敏銳的人,感覺他能從男女兩方的視角看待事物。」
『才沒有吧。』
「什麼?」
『並不是因為他是同性戀所以如何,沼田先生就是沼田先生。』
「大家明明都討厭被人貼上標籤,為什麼人們還是會戴有色眼鏡看人呢?」

--

『你剛剛樹立了很多敵人啊。』*
「我只是說出了事實而已。」
『有時候真話會造成摩擦衝突。』*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討厭日本,雖然美國我也討厭。」

--

「如果被知道的話,馬上就會被說,因為她是歸國子女所以有點奇怪。如果抱怨幾句,就會被說,討厭的話就回美國啊。在美國的時候又被說,是日本人就回日本去。」
『無論去哪邊,都是少數派啊。』
「雖說精通兩國語言,但是英語又有南方口音,又不擅長寫日語的文章。」
『這種應該事先說明啊,不說會被誤會成工作沒有幹勁的年輕人啊。』*
「但是,即使是歸國子女,能完美寫出文章的也有很多,我不想把這個作為藉口。」


#8

「你難道不生氣嗎?」
『抱歉,我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連我的那份也一起生了,真是太感謝了。』*
「是這樣嗎?」
『到了這個年齡,我已經跨越忌妒這道坎了。』*
「可是,經常會有人說吧?身為女人就要怎樣怎樣的。」
『別管他們就好了,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要更加努力工作,掙錢納稅。所以你們也就不要老是發牢騷了,現如今,能夠理解休產假的人的公司不是很好嗎?再說能給員工福利,說明我們公司情況安穩啊。』*

--

『那邊兩個男人在互相誇獎,好噁心啊,我爸和哥哥都自我感覺良好呢。』
「你小時候不也是這樣嗎?」
『我在學校和社會中受盡了挫折啊。』
「一般不都是這樣嗎?茅那是特例,沒有受過什麼挫折活到現在。」
『那也可以說是種幸福吧。』

「要是讓男人也能生孩子就好了。」
『好像不錯呢,讓丈夫和妻子輪流生。』
「可以選擇的話,兩個人都能照顧孩子了。」
『真是的,我應該去做科學家的。』


#9

百合:『原來還有理解我的人啊,感覺又有勇氣了。讓總是被強行賦予的價值擊碎的女性們重獲自由,因為自由才美麗。比如說,像我這樣上了年紀的剩女,能被社會需要,能夠給予人勇氣,如果那個人能因此努力奮鬥,自己也好像變得更有幹勁了。能讓現在獨自生活的人,還有害怕獨自生活的年輕女生想到,「你看,不是還有那個人嗎?她看起來很開心啊。」自己多少也能安心一點吧,所以我覺得我一定要帥氣地活著。』

『你說,請不要這麼說。為什麼?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可憐嗎?爭強好勝,裝腔作勢,戳人痛處。』*

「我喜歡帥氣的百合小姐,是因為你自身散發出來的帥氣,不用為了成為誰的典範而勉強自己的,我就是這麼想的。」

『在那種地方哭,真的對不起。謝謝你,為了不讓我丟人,幫我掩護。』*

「不是幫你掩護,是不想讓任何人看到。」


#10

「我們公司對於事實婚姻,承認其作為社會保險對象的地位,但是,要是你們兩個只是單純的僱傭關係,在裁員人選選定這件事上,被選中的機率就會變大。經濟上有可以再雇用一個的富餘,不像野口他那樣有必須要供養的妻兒。」

為什麼沒家庭負擔的人就要被犧牲,變成被辭掉的那個呢?憑什麼啊?!


#11

「都五十歲了,還給年輕男人暗送秋波,不覺得徒勞嗎?」

百合:『你還真是充分挖掘了自己年輕的價值呢...... 就當我確實感受到了徒勞吧,恐怕在這個國家,有太多的女性和你懷有相同的感受。現在你認為沒有價值而捨棄的東西,也會出現在你今後即將迎來的人生裡哦。你將會成為你曾經看不起的那種人,你不覺得這很痛苦嗎?在我們身邊啊,有很多詛咒,你感受到的也是其中之一,別給自己下詛咒了,趕快逃離這恐怖的詛咒吧。』

--

『說來說去,被年齡這道咒語束縛的最緊的是我啊,變得畏首畏尾了,對自己的年齡感到自卑,說什麼比起交往,做朋友更好,哪有這麼容易的事啊。』*

--

『也是啊,如果沒什麼把握是不會行動的,被束縛的成年人就是這樣。』*

「到了這個歲數,就得學會察言觀色,假裝輕描淡寫地拉近關係,然後不知不覺地開始交往什麼的。」









 

,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