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那麼久都沒機會照一下校園,我爸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學校到底是長怎樣,這個禮拜二趁著好天氣特地帶了相機,準備忙裡偷閒走出系館去寄信的時候順便照一下。

(其實沒什麼事要辦的話,可以整天或整個禮拜都不需要走出這一棟大樓的,因為裡面有圖書館,也有賣吃的。)



這就是系館 -- Botterell Hall,這個距離看有點神秘的感覺。



再近一點,這個距離看,(自認為)有點詩情畫意的感覺,再更近一點就原形畢露了,不行。(別看那玻璃好像亮亮的,其實我覺得滿髒的,別被騙了,每次看到都想叫人來把整棟的玻璃從裡到外刷一遍。)

對了,這棟算是新的,所以看起來沒有「古老建築」的感覺,過兩天再放其他棟的照片。

嚴格來說這不算我們系館,我們系(微生/免疫)只佔據了七、八樓,下面是生化系和部分醫學院的,一樓是醫學圖書館(我們學校有三個圖書館),地下一樓是教室。



這就是我的 bench 了,跟 SFU 的比起來差很多。首先,它的 bench 和桌子不是一體成型;再來,它的桌面和 bench 都是讓我感覺很憂鬱的黑色;然後,玻璃雖然大,但就像前面說過的,滿髒的,沒有「窗明几淨」的感覺(這三項,大家比照我在 SFU 的實驗室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了)。還有,實驗室空間超小,大概是我在 SFU 那個的一半而以。最後,非常令我難以置信的一件事,就是實驗室裡竟然沒有蒸餾水(DW)的水龍頭,要蒸餾水的話要自己拿桶子去裝,還可以看到很像是古代收集水蒸氣的大玻璃桶。好啦~實驗室裡沒蒸餾水的水龍頭就算了,更離譜的是系上竟然沒有MiniQ water 的設備,每個實驗室都是自己買自己要用的MiniQ water 來用,我們老闆都不敢相信,覺得這真是太crazy了,我則是不敢相信系上的每個實驗室竟然都能忍受沒有MiniQ water,而要自己買的情況那麼久,難道都沒有人受不了了要求系上裝一個嘛?結果我們老闆說他受不了這種情況,所以他和幾個教授討論之後決定合買一個,然後前兩天終於送來了。差點忘了,還有阿... 10ml 的那種 pipette,整個系都是要用玻璃的,然後集中清洗回收使用,這真的非常的不習慣,因為不只很佔 bench 的空間,而且不能用了就丟,這就算了,有些根本重複使用到刻度都沒了還不淘汰,沒刻度的 pipette 還叫 pipette 嘛?根本不知道那些能拿來幹麻,昏倒。

我知道我們學校可說是百年老校了,建築物老不說,沒想到設備竟然都沒有換新的,大概是我們系很窮沒預算吧!今年預算又被剪,我修的大學部的這堂,因為沒預算所以連 TA 都沒有,結果少了 TA 的提醒,我們老師常常忘了收作業。這棟樓唯一讓我覺得很新、先進的地方,應該就是一樓的圖書館吧!不算大,但是裡面很多電腦,不少沙發,好幾間 study room,整個看起來超舒爽。不過,要是去最大的 Stauffer Library,那真是不得了,裡面超大,整個有很專業、高級的感覺,一樣電腦超多,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圖書館的外觀會設計成工廠的樣子就是了。

我們學校醫學方面算是有名(系館隔壁就是醫院 Kingston General Hospital),少說也是加拿大前四名,我的系雖然不在醫學院,但也算相關科系,起碼是在 Faculty of Health Science 之下吧!這樣的設備要我說,不如去唸SFU好了,設備真是好太多了,雖然SFU沒有醫學院,生化也算默默無名,不過... 系上的設備整個都很新阿!後來問了班上大學部的學生,才知道他們 undergrad 並沒有分什麼生化系、微生/免疫系、藥學系…等等之類的,因為這些系太小了,所以都是研究所才有的系,大學部就只有 Health Science 這個系,然後再修研究所有的這些系所 offer 的大學部的課。不過,我覺得這些系也沒多小阿!說小,但裡面的教授起碼也有十多位,SFU 的 MBB 不過也差不多這樣,而且說今年就收了十位研究新生,只是聽說這樣算是多的了,之前不知道都收幾位。(嗯... SFU 不知道一年平均收幾位,只知道我之前的老闆今年就收了六位新生,不過那是因為今年就有三位畢業,而這三年來好像總共也只收了兩位。)

系上偶爾會有一些活動,有些是整個系的,像是萬聖節的刻南瓜比賽(剛好有 meeting 不能參加,實驗室其他人也沒人有空,真可惜~沒刻過南瓜說,超想試試的),有些是研究生私底下辦的(沒教授參加),像是昨天就到某人家去 potluck,是我這個學期以來第二次吃超豐盛的一餐(第一次是系上中午的potluck),光是蛋糕就吃了三塊,超爽的,但應該會肥死吧!哈哈。

至於我們實驗室,老闆人還不錯,他老婆也在我們實驗室(但不是教授,也不算是老闆的屬下),外加三個大學部的(兩個大四、一個大三),總共七個人而已,所以老闆會自己下海教學生,甚至自己帶大學部的學生做實驗,也幫我們解決一些實驗上的問題,剛開學比較不忙的時候,還會自己做實驗,現在比較忙就比較少了。老實說,剛開始對這種情況有點不習慣,因為之前在 SFU 的時候,這些都是帶我們的研究生做的事,舊生帶新生,研究生帶大學生。而對研究生,老闆給的自由度很大,讓研究生自己發揮,也讓他們自己 order 實驗上需要的用東西(很貴的東西當然要先跟老闆討論報備),自己解決實驗上的問題,除非有大問題,不然研究生都是互相問(五、六個研究生,很好問),或是問其他實驗室有在做類似實驗的人,相互討論,老闆很少會親自解決一些實驗上的細節(一個禮拜大概只進實驗室兩、三天吧!雖然辦公室就在實驗室對門),例如幫你想PCR為什麼會做不出來、cloning 出了什麼問題之類的,這些都是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的,習慣了自己解決問題後,現在老闆會插進來要幫你解決,感覺還挺怪的。前幾個禮拜因為要交 essay 的關係,老闆還教我怎麼用Photoshop,但圖基本上都是老闆畫的(因為是用他的電腦),用在我的 essay 裡面,真慚愧,哈哈。總之,大概就是這樣。

【補充】從我位置旁邊的大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新蓋的 Biocomplex (應該是全校最新的一棟),那棟頂樓是溫室,很大一片玻璃屋,天色稍暗就會開燈,晚上看還滿好看的,不過我還沒進去那棟看過,自己在心裡想像裡面的設備應該超好,非常想要搬過去那棟,哈哈。


以上,碎念結束。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