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座位搬到 workstation 裡後,常常都可以聽到一些有的沒的對話,通常都是實驗室的義大利同學起的話題,他是個喜歡中文的人阿,滿有趣的,我們的大陸人 RA 對他說︰"You have the potential to be Chinese."


《事件一》

Today the Italian guy in our lab asked our research associate: "Can I survive if I go to China?"

"Of course! You only need to know how to say these 3 sentences:「我餓了」, 「我渴了」and 「I love you」, then you can survive."

"Really?"

"Yeah, Chinese people is very kind. If you say "我餓了" and "我渴了," they will give you food. No problem, because you look like Tom Cruise."

"And you are taller than him." Another student added.

(不要跟我要照片)


《事件二》

今天下午實驗室研究生在討論找誰接任 Journal Club (JC) organizer。

現任:(試著說服實驗室某兩人幫忙) 這是展現你們社交能力和人緣的機會,夠朋友的話他們就會踴躍 sign up。

被說像 Tom Cruise 的義大利同學(以下簡稱 TC):I'm not doing it for free.

同學 D:That's a good idea. Never do it for free. That's a life lesson.

TC: We should find a white, good-looking girl model, so when she goes around, all the guys will say "Yes, yes, I will do the presentation." If that's the case, I can do 5.

(PS. Journal Club 是大家輪流分享新資訊的時間,輪到的人選一篇自己覺得有趣的期刊論文,在 JC 報告給大家聽,然後一起討論。我們是一個禮拜兩個人報,各半小時,採自由参加和自願報告制。)


《事件三》

This morning,
10 am @ workstation

TC: 呃阿~~

我 (L): 怎麼了?

TC: 沒有,只是怎麼只有我們兩個,其他人呢?

10:30 am @ main lab

我去 main lab 做實驗時剛好碰到 TC 也在那,看起來像是在找人,看到我便笑著朝我走來。

TC: 又是只有我們兩個。

L: (轉頭看了一圈) 噢,真的耶。

TC: Is today Monday?

L: Uh, I think so. Or maybe today is holiday.

TC: (looked confused) It could be.

我想下次我該回他:"No, today is Sunday."

噢,說到這,大概是上上禮拜三吧傍晚同學 V 要走時,TC 跟他說:"See you next Monday."

V: Today is not Friday.

TC: 噢,他這次沒上當。

L: 怎麼回事?

TC: 有次他禮拜四要走時,我跟他說「下週一見」,那陣子他很忙每天趕報告,還要準備考試,跟本搞不清楚禮拜幾,他聽我跟他說「下週一見」就以爲那天是禮拜五,所以隔天沒去上課,結果後來被教授罵。剛剛我本來要再騙他一次的,沒想到他這次沒上當。


《事件四》

TC 這禮拜有兩個 presentation,除了這週的 Journal Club,明天的 lab meeting 也剛好輪到他報告,於是在雙重壓力(?)下又出現了新提案。

TC: I think students should get something for each presentation.

D: Like...?

TC: Get pay or beer. If you give me a keg of beer, I will do the Journal Club presentation every week. You didn't catch me for 4 years!

D: A keg of beer?!

TC: Yeah. And if you provide beer, I bet even J (之前提過的那位大陸人 Research Associate) will do the presentation, too.

D: A "keg" of beer?! You really mean it?

TC: Yeah~

(我想找 good-looking girl 來當 Journal Club organizer 應該比買 "a keg of beer" 划算吧。)


《事件五》

尋找 Journal Club organizer 後續

現任:Oh yay, a girl e-mailed me saying that she wants to take over JC organizer.

TC: How beautiful she is?

D: Why do you care? (看來他忘了這位義大利先生一直想要 good-looking girl 來當 JC organizer 阿。)

TC: 'cause I want to know how to say "No" if she comes to me. You know how I've survived here for 4.5 years? Its strategy!

現任:I am going to see that girl. Do you want to come with me?

TC: No, or she will know who I am.

D: What? You want to run away when she comes to you?

TC: Yeah, if she knows who I am, then when she comes to me and asks, "Can you sign up for presentation?" How can I say "No"?

(所以所謂的 strategy 是除了正妹外只認識自己需要認識的人嘛?)


《事件六》

早上在用離心機的時候,TC 經過我的時候說了句︰「刪上好。」

我︰(一頭霧水) 蛤?

TC: 刪上好。

我:(還是一臉疑惑) 山上好?

TC: It's morning. (終於解釋了他試圖表達什麼)

我︰哦~ 早上好!

TC: 早上好?God, it's so hard.


《事件七》

我們實驗室的義大利 TC 對球賽結果超不滿的,說這是他看過最難看的足球賽,然後一直幹譙裁判,說他最好不要去義大利,不然會死得很慘。他今天帶了一箱啤酒和兩大包 chips 打算用來慶祝贏球,沒想到義大利敗給烏拉圭,結果變成用來發洩鬱悶。


《事件八》

早上送完定序回到 workstation 的時候,大陸人 RA 和義大利同學 TC 正爭辯著,才想了解一下在爭什麼,TC 就問我:"You think "sure" is a positive or negative word?"

原來在爭論這個。

我:Positive?

TC: 如果我叫你做 PCR,你會說什麼?

我:Sure.

TC: 所以那表示你很想做嗎?

我:沒有阿。

TC: 所以妳不想做?

我:也沒有不想吧。

TC: 所以你的 sure 是什麼?

我:"Sure" means "I can do it, but doesn't mean I really want to do it."

RA: 所以 sure 是要看情形的阿!

TC: No, "Sure" is a negative word. Sure is you don't want to do something but you have to do it."

RA: No, no. 要看情形,例如我說,「我們要一起去某某地方吃中餐,你要來嗎?」你會說什麼?

TC: Sure.

RA: 所以你不想去嗎?

TC: 是阿,不想去,但還是會去,所以我回 "sure"。

RA: 不,如果我想去就會說 "sure",不然你說什麼?

TC: If I want to go, I say "Great!" 那我再問你,如果我給你錢讓你下個禮拜就去 Disney Land 玩,你會說什麼?

我:Sure!

TC: 所以你沒有很想去嗎?

我:想阿,你出錢當然好。

RA: 看吧,所以 sure 不是 negative word。

TC: No, "Sure" is a negative word! It is a Canadian word, um.... English word. 從小到大在我的認知裡它就是 negative word。If someone ask you to do something you don't want to do, you say "sure"; if you really want to do it, then you say "great".

然後他又問,那不然有人要你做你不想做的,你會說什麼?

我:"Okay, I will do it."

TC: "Okay" is not even a word, it's a slang.

這時,同學 K 走了進來。

RA: 阿,K 來了,問她最準。

TC: 問妳,如果妳男朋友說我們今天吃外面,妳會說什麼?

K: Sure, why not?

TC: 所以妳沒有很想去?Not like "Great!" or "Fantastic!"

K: 還好,沒到興奮。

TC: See, she is a good control!

RA: No, she said "Sure, why not?" 那不表示不想去,不是負面詞。

K: 我覺得要看說的時候的語氣吧。

RA: 看吧。

TC: No, "Sure" is negative, unless you say "for sure". "Sure" itself is negative, but when you add "for" at the front, "for sure" is positive.

中間舉了很多例子,爭辯了很久,最後達到的共識是:以後叫 TC 做事的時候,如果他說 "Sure" 就是他不想,RA 說 "Sure" 就是他想。


《事件九》

很多商品是媒體炒作出來的。這句話讓我想到前前某陣子(歹勢,年紀大了記憶變很差)我們實驗室 RA 問我一件事,他說有位知名演湊家(好像是小提琴吧),平常演奏會一張門票都一兩百美金起跳,結果前前陣子某天,這位演奏家到紐約地鐵演湊,看能收到多少錢,結果一天下來才幾十塊,也沒什麼人理他。

於是,他的結論是「名氣是媒體炒作出來的」,因為沒有媒體說他會在那裏演奏,所以沒人去注意,也不知道在那演奏的人是平常門票要上百的演奏家。如果媒體有報,那天地鐵一定塞爆,去聽他演奏要一兩百美金,現在去地鐵就可以免費聽到,就算不認識他或是平常沒聽演奏會的人,經媒體報導知道這件事後,搭地鐵的時候也會順便停下來聽一下。

但是,他說他老婆說不是這樣,沒人停下來聽和給錢是因為上班時間太忙了,所以大家想聽也沒時間停下來聽。

他說,沒這回事,地鐵人來人往這麼多,停下來聽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如果媒體有報導,一定有很多人就算上班會遲到十分鐘也會停下來湊熱鬧,媒體沒報就沒人聽,表示名氣是炒作出來的。

我個人是同意的。XD


《事件十》

今天我們 RA 拿了他在美國超速的罰單來,問說有沒有必要跑一趟法庭。加拿大說是只要你出席,警察沒出席(而且通常都不會出席),你就贏了,但美國的法律不一樣的樣子,好像是不管警察有沒有出席結果都一樣,於是 RA 想問那他有必要出席嗎?如果寄辯駁信去和親自去解釋的結果一樣,他就不想跑一趟。

義大利同學說,「你的辯駁信寫的很弱,親自去講會比較清楚。」

RA 說,「但是我如果去了,結果法官還是判我輸,要我繳罰款,那我幹麻跑這一趟?」

然後某同學就在網上找資料,說法官會看你的解釋酌量減罰款。

RA 聽了說,「聽起來可以,那我去。」

義大利同學:(嘆)......。他講的你就被說服,是啦,他出身在律師家庭,他講較有說服力。

然後他們就討論起溫哥華抓超速的警察都躲在哪。

「最近他們都會有一個躲在橋下,你一下橋他就拿雷達槍測,然後十幾公尺外會有另一個警察把你攔住。」

「通常超出十都沒關係,但是 Marine Drive 的車都不只超出十,很多都開超快好恐怖,我都開一百了還有車超我。」

RA 說,「那條限速一百阿,超過還好吧。」

「溫哥華最高限速是九十,沒有一百的啦。」

RA 說,「哪有,Peace Arch 那條就一百。」

「那條九十啦,難怪你常被開罰單。」

RA,「哪是,我特地看了,是一百。」

到底是九十,還是一百咧?


《事件十一》

今天早上義大利同學一來就跟我們 RA 訴苦,說他前兩天在 Stanley Park 被警察抓到超速,那條時速三十,但他覺得好慢,於是加了點速抄了幾台車,其中有一台的車頭有警車的那種 bumper,但在他的認知中溫哥華的警車都是 Ford 和 Chevrolet,而那台是 Dodge,車輪還換成年輕人愛的大輪子,後面黏了有的沒的的貼紙,所以他認為那台應該不是警車就抄了,結果一抄那台 Dodge 馬上響警笛追他,問他說「你知道你開多少嘛?」

他回說,「四十?」

警察說,「我開六十,還是為了要追你,你覺得你開多少?至少有七十。」

他說然後警察跟他解釋了一堆,最後問他,「你有兩個選擇,一是被吊銷駕照,二是罰款。」

義大利同學說,「我當然只能選二阿。」

「所以你被罰了多少?」我們 RA 問。

「超速好像是三、四百吧!但他讓我走,沒開罰單給我,是因為我看起來是好人嘛?」

「才不是,這是老天給你一次機會,這次用掉了,下次就沒這麼好運。」RA 說。

「我也是那條我幾乎每天走,走了次上千次了熟得很才這樣,而且我沒看過 Dodge 的警車,都是 Chevrolet 阿。」

「那是你沒看過,我就看過 BMW 的警車。」

「BMW?真的假的?」

「真的阿,而且我也看過 Benz 和法拉利的。」

「Benz 和法拉利的警車?我怎麼都沒看過?」義大利同學一臉驚訝的說。

「放心,你至少還有三次機會看到這三種。」RA 說。

心得:原來現在警車偽裝的這麼潮,還是用 bumper 來辨別是否為警車比較準。(吧?)

大家小心不要被抓到噢。(誤)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