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nks for coming~~! 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謝謝。請勿用注音文,我會刪。之後科學相關文章會集中在另一個網頁,請見右欄臉書頁。

目前分類:台灣阿台灣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沒想到才過了一年就又發生一次大型抗爭,只是這次的主角是高中生,加油啊~ 雖然本人已經畢業很久了,但台灣的歷史科是我的噩夢。小的不才,在台灣時考過高中聯考,高中只唸了一年半就跑來溫哥華,唸了加拿大的 high school 兩年半,是從十年級下學期開始唸起。先簡單介紹一下加拿大的學制好了,BC 和東部有點不一樣,但基本上大同小異,加拿大的十二年國教只分兩層,不像台灣有小學、國中和高中,加拿大的小學是一到七年級,high school 是八到十二年級(其實正確來說是叫 secondary school),在申請大學方面,只有十二年級的成績列入評量標準,但省考的範圍包含十一、十二年級(是的,只有這兩年的東西,不像台灣,國、高中共六年的東西都包含在聯考或指考的範圍裡),最後總成績是學校成績佔 60%,省考(provincial exam)成績佔 40%(沒記錯的話我那時候是這樣),至少要有四科的成績才能畢業,也就是至少要考四科省考,當然那四科需要十一、十二年級都有上才能考省考,四科中一定要有英文和數學,另外兩科隨你選,我當年是選化學和生物。突然想起來好像還要有一科是第二語言(所以總共是五科),本地人大多是選法語或西班牙語,像我們這個年紀才來的,都是選中文(英文已經夠爛了,如果再選法文或西班牙文當第二語言的話,那不知道要唸幾年才畢得了業阿),有的台灣朋友日文比較好的會選日文當第二語言。省考一年有兩次,一次是一月,一次是六月,可以自己選擇要哪個時候考。

加拿大 high school 的上課方式和台灣很不同,比較像台灣大學的上課方式,簡單說就是沒有永遠的同班同學這回事,每個人的課表都是自己排的。上課時間是早上八點半到下午三點吧。(因為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有點忘了。QQ)早上八點半到九點是 home room,這堂有點像台灣所謂的「班級」,是有班導的,你若有什麼問題(像是心理問題或是選課問題)都可以問 home room 的班導,是 high school 時期唯一一堂五年都是一樣同學和老師的,但是這不是每天都有,一個禮拜只有兩天吧,然後就那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都在做什麼呢?其實就是台灣的健康教育,但是是沒課本的,班導會講解一些男女的衛生教育(例如保險套等等),然後有小考,不會打成績,就大家寫完後一起討論答案這樣。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古文佔教科書比例該多少的比例又被拿出來談,因為有學者說台灣年輕人道德淪喪,需要多念古文來拯救,其中的歧視言語先暫且不談,這裡只是想把去年(寫在別的地方)回應「古文能幫助邏輯思考」這個論點的感想挖出來,簡單來說就是舊文重 po 而已。XD

第一點:泛用財部分同意,邏輯思考部分本身的闡述就沒邏輯。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有些事真的讓人不吐不快,關於誠實這個議題我已經吐了好幾次了,但還是覺得這個問題很嚴重,所以想把之前吐的放在這裡。不要說什麼「有嗎?有失敗嗎?」會有這個疑問表示你活在平行時空。

台灣的教育沒教誠實嗎?父母老師都有說要誠實,但為何還是如此失敗?其實以前很多學校、老師都根本就是帶頭說謊,只是自己可能沒意識到,例如以前說要常態分班,學校就弄了個假常態分班,例如以前規定不能用參考書,但是老師還是照用,等督學來了再叫學生藏起來,老師可能當時不覺得怎樣,但其實會讓學生之後潛意識認為說謊是可以的,只要不被抓到就好,很多事也可以做做表面功夫就好。不要說學校、老師好了,連我們念的歷史課本都是謊言,理性一點的六八九也許會說「哪有,只不過有些事沒提到而已。」抱歉,我的標準比較嚴格,蓄意隱藏事實就是說謊。也許有些人會說,「哪有,只是有點美化而已。」同樣抱歉,我的標準比較嚴格,美化就是說謊,不要用「美化」這個詞來美化「說謊」。

,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看到某串臉書討論,很想把它改編成故事。

在六十八年前的某一天,某甲和某乙跑到丙家洗劫一番,洗劫完還霸佔丙家開始分起贓物,不過就像很多強盜夥一樣,分著分著就吵起來了,甲覺得自己功勞比較大,應該要比較多,但是乙覺得自己功勞也不小,為何分得要比甲少?可惜甲身強力壯,見乙爭吵不休就把他海扁一頓,在旁邊的丙想把自己的東西要回來,雖然害怕,但還是發聲希望甲能夠把東西還他,想當然也被甲海扁一頓。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以為以柯P的身份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爭議,但看來我錯很大,沒想到的是連一些社運份子和律師團都對他有意見。先不管他和民進黨之間的關係,我想談一些觀點上的爭議。就我在網路上觀察到的,支不支持柯文哲大致可從他們的背景區分,社會人文背景的很多不支持柯,理工背景的大多支持柯,商學的比較特別較難區分。社運人士和律師團對他的一些觀點有疑慮,他們似乎比較中意顧律師和馮光遠,因為他們都有參加社會運動,表示他們的觀點和看法是一致的,這點可以理解。會支持柯文哲的,似乎多是醫生和學理工的,因為我也是學偏理工的,在看那些爭議時有種「可能學人文的和學理工的看事情的角度真的有差吧」的感覺。

我覺得啦,學社會人文的看事情的時候容易把情感放進去,學理工的則是可以抽開情感的部分,以科學或實證的角度就事論事。也許會有人說,律師也是就事論事阿,但是法律還是免不了要加入情、理兩部分,情理法三者很難分開,如果只講法,什麼都依法行政,就會變成馬英九。但是科學不是不包括情、理嗎?那這樣會不會變成不講情理呢?我個人是覺得「科學」和「情理法」是兩件事,兩者並不衝突,不管有沒有情、理,都不會影響到結果。舉例來說,如果你感冒了去看醫生,醫生對你這個人的看法會改變「你已經感冒了」這件事嗎?或是會因為他喜歡你,你的感冒就會自己好起來,他討厭你,你的感冒就變得治不好嗎?對醫生來說,情感上他可以喜歡你或討厭你,或對你根本沒感覺,但就事論事的話,你就是個病人,他的責任就是治療,情感和病情(或和治療)之間並不衝突。因此,對一件事情,可以有個人情感上的觀點,也可以完全抽出情感,以客觀的角度去看,但不管是從哪方面去看,都不會改變「事實」的本身。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決定把關於柯文哲的東西獨立成一篇,因為在網路上看到一些不同的聲音,但我覺得這些東西柯P其實在一些演講和專訪裡都有講過,也許有些人看過聽過還是覺得有爭議,但也許有些人根本沒看過聽過,就只是透過新聞媒體來做評斷,這不是現代公民應該有的素養。我覺得在評斷一個人之前,應該要先深入了解他,也許有人在社運或學運場合與柯P有幾面之緣,但應該還是沒有他的朋友、學生或同事了解他這個人。因此,身為一個現代公民又是選民的你們,除了透過新聞媒體去了解這個人,是否應該更全面的去了解呢?

先說我不是選民,因為在馬英九當選後很失望,所以很久沒看台灣新聞了,因此之前對柯P的認識只限於「很厲害的台大醫生」和「葉克膜」,我媽之前興沖沖的聽他的演講,說柯文哲說了什麼的等等,我也只是「喔」的一聲然後默默飄走,之前台大愛滋病移植的事件也是知道個大概而已,柯P在裡面扮演什麼角色,其實我媽跟我說了後我也忘了。他說要出來選台北市長的時候,我那時心裡想的是「不要吧,你行嗎?你好好當醫生就好了,當醫生才能真的救到人,不要去沾染政治的一身腥,那麼厲害的醫生進入台灣亂七八糟的政壇真是太浪費了。」但是當我看過他在科技橘 OrangeTech 所受的專訪和在淡大的北市六大願景的演講後,我整個大改觀,也開始對他這個人有興趣,便找了所有我能找到有關他的文章、專訪和演講來看。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聽到一個演講,講者說,典型台灣人有個特性,就是遇到不對或不公平的事情,不會像歐美國家的人民一樣去反抗,而是會擔心自己分不到一杯羹,或是也想要從中分到一點利益,例如不公平的 18%,很多台灣人不會去反這件事,反而會叫小孩去考公務員。國民黨就是看透典型台灣人的這個特性,所以每次選舉都會贏,江宜樺這兩天說的話,不就是這樣嗎?批評馬政府的人就吃自己,乖乖聽話的才有糖吃。

這也是典型的台灣教育阿,所以台灣人被教育成不管對不對,只能聽話接受,不能批判和思辨,學校教育完全忽略了最重要的 critical thinking 這一塊,但是歐美教育最重視的是這一塊,難怪台灣永遠比不上人家。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果然選舉要到了,什麼爛招都出來,國民黨的這影片也太機車了吧!想利用媒體巨獸來製造藍綠對決?

請陳述真相好嘛?請問在國會裡國民黨過半,國民黨立委又屈服於黨紀、只從黨意(馬意)不從民意的情況下,他們若是硬要過不利於人民的法案條例,在野黨除了霸佔主席台來杯葛外,他們還能幹麻?難道就什麼都不做讓惡法或爛條例通過嘛?

, , , , ,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以為學生退出立法院後熱度馬上就會退了,沒想到卻越演越烈,然後變成遍地烽火。剛開始是選舉效應加上反核四,接著不知為何政府官員的神經開始一個個的斷掉,龍應台在福貿質詢時一問三不知,國安局長的「我沒有那麼多的使命感」,馬英九的「環保是沒完沒了一直會存在的東西」,接著江宜樺的「義光教會怎麼會借場地給林義雄禁食?」各個發言都讓人錯愕阿,這是怎麼回事?

除了學運之後的守護石虎事件,接著又有 422 的民警衝突事件,國道收費員事件,反核靜坐和鳥籠公投等等一件接著一件冒出來。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不是談服貿,而只是單純的想說一些我對這次太陽花學運和兩位學生領袖林飛帆和陳為廷的看法。其實我很久沒看台灣新聞了,大概自從馬英九當總統以後就沒看了吧,因為覺得台灣在他領導之下沒救了,看了也沒意思,只是讓自己不爽而已,直到最近看蘋果娛樂新聞的時候,不小心瞄到了一下他們帶領學生進佔立法院幾個字,但也是看過就算了,想說大概就是學生抗議一下幾天就過了,沒想到兩天後我的臉書上充滿了朋友 post 的一堆學運文,加上實驗室的大陸 RA 問起,我才在網路上認真看了一下有關服貿的文章。

先說陳為廷吧!週末的時候回家,和我妹聊起這事,我妹問說佔領立法院是怎麼開始的,怎麼會突然佔領立法院,依稀記得在哪看到他們其實已經在立法院外守了幾天,但為什麼會突然跑進去我也不記得了,於是又上網找了一下,找到蘋果找陳為廷做對這次事件的短短專訪外,還有他之前上新聞挖挖哇的影片(是談大埔案的,因為只是單純對他這個人好奇,所以只看了他的部分),談他是怎麼開始參加社運的,從談話中覺得他是個很熱情、真誠又坦率的人。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