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真的是超熱,正確來說,應該是這個禮拜都很熱,從一週就有三個 Spare the Air Day (July 17, 20, 21)就可以看出來。

據說禮拜一(07/17)是最熱的一天,不過可能因為那天我去 Berkeley 和 SF 市區,後來的兩個 Spare the Air Day 我也去舊金山市區,所以感覺沒那麼熱,反而較涼爽(海邊果然不一樣)。不過禮拜六,也就是昨天,感覺熱到一個極致,即使我沒出門。

據報導,昨天雖有 36C (97F),也是 Spare the Air Day,但因是 weekend 所以沒有 free-ride,讓我ㄧ點也沒有想踏出家門的動力。不過即使在屋頂的庇蔭下,我還是邊吹電風扇邊冒汗,覺得我的短褲都快被我的汗浸濕了。

到了晚上,房間整個悶到不行,即使我開窗也開電風扇了,但是風扇吹出來的風感覺是熱的,而窗外也沒有風吹進來。

最後,我到浴室去裝了一杯冰水,然後邊吹電風扇,邊往身上灑水,這才感覺涼爽,而等身上的水乾了,又開始熱了,然後又開始再往身上灑水,這樣一直循環著。然後我想到在台灣的時候,夏天的時候,班上同學熱到受不了的時候,便到樓頂灑水,想藉著降低水泥的溫度來讓教室涼點,我就有種想爬到屋頂去灑水的衝動。

早上醒來後,叔叔說他去買電風扇,結果全都 sold-out。天ㄚ,會不會太離譜?!我大概有八、九年沒過過這種熱到不行的夏天了,整天冒汗冒個不停,覺得脖子那一圈都快長出痱子了。中午吃完飯後,跑到阿華叔叔家搬了一台強力電風扇過來,結果晚上十點多的時候,他又搬了一台電風扇過來。

到了下午,沒有 air conditioning 的室內竟然也有 97F(36C),我不相信天氣報告說的今天只有 91F(33C),真是太熱啦!上 weather network 看,明明就是 100F(38C)阿!太恐怖了。我跟老媽說,她還不相信,說台灣都沒到 38C 那麼嚴重了,舊金山這怎麼可能。台灣沒 38C?我才不信。



我在台灣的那十七個年頭,是怎麼度過這樣的夏天的?我只記得,當我中午趴在學校的桌上睡午覺,醒來後,桌面便是一灘汗水,把臉上汗水拭去,桌子擦乾淨,若無其事地開始上課。

唉呀,難道是…由熱入冷易,由冷入熱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c 的頭像
minc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