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溫哥華的時候很少碰到大雨, 所以也很少看到有人在撐雨傘。

剛搬到溫哥華的時候有點不習慣,每次下雨想撐傘的時候都有點不好意思。我以為只有我有這個問題,結果不久前跟韓國女生聊天的時候發現她也有過同樣的問題。她剛到維多利亞的時候,下雨想撐傘卻發現沒人在撐,所以她不好意思撐,但她說她到多倫多後就沒這個問題,多倫多的人下雨都會撐傘,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多倫多的雨總是比溫哥華的大得多。

不過,我發現當溫哥華亞洲人越來越多的時候似乎就沒這個問題,後來幾年每當下雨時候在 SFU 的停車場都可以看到幾乎人人在撐傘,不像剛進大學的時候,下雨天即便在停車場也沒看到人在撐傘。

離題了。

和溫哥華不同,Kingston 的夏天似乎有很多雷陣雨,打雷陣響的恐怖,雨也是傾盆大雨,就像是今天。傾盆大雨在台灣可能很熟悉,在溫哥華幾乎沒遇過。以前在台灣國中時教傾盆大雨的英文是 "rain cats and dogs",不過我覺得這樣講起來很彆扭,可能不習慣吧!再來,我到溫哥華後沒聽過有人這樣講,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溫哥華根本沒有下貓和下狗的情況過。

Kingston 的夏天常有這種傾盆大雨,我終於也聽到比 "rain cats and dogs" 更貼切的字眼,就是 "pouring",而且講起來也不會彆扭。之前下雨的時候都沒出門,但是今天不同,我需要從系館大門走到對面的公車亭,大概走路不到五秒的距離,我用跑的還身幾乎溼透,簡直比我家淋浴的水還有力阿!

傾盆大雨:It's pouring.

今天下班要回家的時候,隔壁實驗室的女生問我:Do you bring umbrella? It's pouring now.

原本我以為頂多是大雨,公車亭就在對面,ok 的啦!

但是... 它真的是 "pouring",而且我出去的時候,還外加有點下冰雹,整個感覺就像有桶水往你頭上澆,不敢相信不到五秒的時間,我全身幾乎全濕透。

好了,廢話一堆。這篇只是想紀錄一下被雨澆的感覺,還有想說除了國中敎的什麼 "rain cats and dogs" 之外,"It's pouring" 這句更貼切、好用,就醬。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