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anks for coming~~! 麻煩把跟文章無關的留言(或問題)留在留言板,謝謝。請勿用注音文,我會刪。之後科學相關文章會集中在另一個網頁,請見右欄臉書頁。

這篇不是談服貿,而只是單純的想說一些我對這次太陽花學運和兩位學生領袖林飛帆和陳為廷的看法。其實我很久沒看台灣新聞了,大概自從馬英九當總統以後就沒看了吧,因為覺得台灣在他領導之下沒救了,看了也沒意思,只是讓自己不爽而已,直到最近看蘋果娛樂新聞的時候,不小心瞄到了一下他們帶領學生進佔立法院幾個字,但也是看過就算了,想說大概就是學生抗議一下幾天就過了,沒想到兩天後我的臉書上充滿了朋友 post 的一堆學運文,加上實驗室的大陸 RA 問起,我才在網路上認真看了一下有關服貿的文章。

先說陳為廷吧!週末的時候回家,和我妹聊起這事,我妹問說佔領立法院是怎麼開始的,怎麼會突然佔領立法院,依稀記得在哪看到他們其實已經在立法院外守了幾天,但為什麼會突然跑進去我也不記得了,於是又上網找了一下,找到蘋果找陳為廷做對這次事件的短短專訪外,還有他之前上新聞挖挖哇的影片(是談大埔案的,因為只是單純對他這個人好奇,所以只看了他的部分),談他是怎麼開始參加社運的,從談話中覺得他是個很熱情、真誠又坦率的人。

學運到了第五、六天,網路上開始傳那些學生領袖之前有在蔡英文黨團實習過,認為他們是被民進黨操作的文章。我不覺得在那個黨團做事就表示沒有自己的想法,不然現在就沒有民進黨了,以前人哪個不是在充滿國民黨的公司做事阿(有些還會要求必須入黨才能工作),沒想法的人會被洗腦的很深,有自我意識的自然就會跳脫出來,如果你看過陳為廷的談話,看過他的臉書,或是之前「禮貌事件」後蘋果給他的專訪,就會知道他不是個沒自我意識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而且因為出身背景,他懂得去關懷弱勢,也比大多數的你我更關懷家鄉。若是有人看了還會覺得他們是被民進黨操作,我會覺得那些人頭腦都沒陳為廷清楚,才是被操作的人,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沒自己的思考和判斷力。

「在你要你朋友理解你關心的議題前,你是否有先關心你身邊那位朋友?」-- 陳為廷

(另外,其實你從他的談話中,就可以知道他、林飛帆和其他社運團體,除了關心那些弱勢族群,為他們發聲外,他們其實從去年六月服貿簽回來後就開始關心了,並不是今年三月才開始的,詳細情形可以看下面公視誰來晚餐和陳為廷的演講影片,沒有他們替我們關心這些事,有人會主動去關心嗎?)

接著第八天下午學生領袖開了記者會,老實說我看了還滿佩服他們這麼堅持初衷和原則的,因為我想很多所謂的大人,如果是他們,這時候應該會就鬆口妥協了,想說「可以了,好像就只能這樣了,該退場了,現在不退何時退,不退我們還能撐下去嗎?」但是如果這時候真的鬆口了,那這個禮拜不就白忙一場?這幾天網路上就開始傳要孩子們回家的文章,說他們的訴求達到了,可以回家了。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們的訴求有達到,馬英九出來和學生談了嗎?沒有。他做了承諾了嗎?沒有。大家所謂的達到,就只是「好了,大家都知道你們的訴求了,夠了,剩下的交給政府吧。」看學生們待在立法院那麼多天,我不心疼嗎?我也很希望馬英九快點出來讓他們回家啊。但是,台灣人啊,那麼多年了,你還不了解自己的政府嗎?要是沒把事情逼到底,政府就會在事情過後讓它不了了之,兩岸監督條例還是沒有,服貿還是原本的黑箱服貿,然後讓一切像船過水無痕一樣,這樣叫訴求有達到嗎?難道到時候要讓學生再占領一次立法院?如果學生沒堅持到底,讓馬英九摸摸頭就退了,那些大人應該會想,「果然是小孩,哄哄敷衍一下就退了,站出來也不過是想大家注意而已,最後還不是被我們哄一下就原封不動退回去,反正現在退了,以後我們要做不做誰還會管。」我們的政府最會的不就這一套?全都只做半套,然後不了了之,才把台灣搞得亂七八糟,最後苦果誰在揹?還不是人民在揹,沒錢沒勢的人民還是得繼續在這種爛環境下生活,有錢有勢只會丟爛子的政府官員和一些既得利益的財團則跑到國外去逍遙。

學運到今天的 330 已經要兩個禮拜了,也已經不只是學運而是全民運動,這兩天林飛帆和陳為廷上節目明確表達他們的訴求。今天的 330 讓我看見了台灣其實還是有未來的,不是只有只會上電視做星夢、不切實際的小屁孩,不是只有工作不爽就不負責任閃人、只會抱怨的年輕人,台灣還有一群關心台灣、關懷社會,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的年輕人。林飛帆思緒條理分明,行事穩重,看事情和問題的深度我認為是很多只會吵罵的政治人物所不能比的,他的層次比他們高太多了,兩位學生領袖的風格不一樣,但都很有大將之風。今天的 330 活動我個人覺得比之前的遊行辦得好,活動前的教育做的確實,活動中沒有政治人物上台發表謬論,只有兩人清楚表達這次學運的訴求,還有為什麼他們認為馬英九沒達到他們的訴求,沒看到的可以看一下陳為廷林飛帆的發言,我就不再在這裡重複了,我只能說這些人想得很深很遠,很不簡單。如果有人看完還說他們的訴求不清楚,或是說馬先生已經達到他們的訴求可以退場的人,我想我也只能說,「嗯,你們還需要多多努力提升自我的層次歐,乖~」這次的人那麼多,但整個活動到七點四十五結束,沒有發生衝突和平落幕,而且離開後凱道上乾淨不留垃圾,真的不容易,這些學生比那些所謂的大人做得好太多了。

除了兩位學生領袖外,另外我想提的,是其他有上節目的學/社運和 NGO 團體的人,包括學生在內,在節目內的發言讓我想稱讚一下,雖然我沒看全部,但我看到的部份,沒有模糊焦點,沒有人身攻擊,沒有借題發揮,只要有一點偏離,他們就會努力導回他們的訴求,一些我覺得算誘導性的問題,他們也只回「我不是他們我不便幫他們回答」、「我不知道他們這麼說/做的意思是什麼,我只知道我們要的是....」,或是「這是我個人想法,不代表他們....」,還有林飛帆面對媒體會模糊焦點的問題時常講的「這不是學運的重點,重點請放在學運」等等之類的,這讓我很佩服他們的理性,因為我討厭看政治新聞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每次兩黨(或其他黨)在討論事情的時候,剛開始兩分鐘可能還在理性之內,接著開始不合,然後其中有人開始暴衝,接著人身攻擊,然後借題發揮翻舊帳 A,接著換另一波人身攻擊,再借題發揮翻舊帳 B,不停的模糊焦點惡性循環,原本要談的正事早就不知道被丟到哪去了,吵到最後沒有結論不了了之,浪費了國家資源和大家的時間。但,以上的事情到目前就我所看到的都沒有發生,學生們一直都清楚的表達他們的訴求和目標,這是最讓我讚賞的地方,也是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我很了解為何馬英九一天不答應他們的訴求他們就不退的行動,因為馬政府和官員們常常讓事情不了了之,讓人無法信任,沒做到底的話最後黑箱服貿會還是就過了,人民的憂心和恐懼還是沒有解除,那這兩個禮拜算什麼?全民的凱道集會抗爭算什麼?所以,最後我只想說,謝謝你們站出來努力捍衛台灣,辛苦了,加油。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到底馬先生有沒有一個總統該有的高度。)


==

04.04.2014

330 後過了一週了,沒想到學生可以撐這麼久,在議場裡每天睡不好,除了要面對馬政府的分化和抹黑,還要安撫父母的擔心,在這些壓力下,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撐三個禮拜。(原來我才是草莓?XD)

以過往經驗台灣人的熱度消很快,我不知道人民給的後盾還能撐他們多久,拖久了不是好事,不在預期內發生的狀況會越來越多,國會議場佔久了,也許反彈的聲音會越來越大,因為馬政府死咬著這點不放,不斷的跳針可能會造成洗腦的效果,既然有些學生已經開始走出來、動起來做有實際效益的事,我覺得不必死守著議場,可以換個地點聚集反抗,這樣可以消除被死咬著的點,還可以讓那些可能開始反彈的人回頭支持,因為沒有什麼議會空轉的問題了。學生們這時候需要的不只是讓更多人支持他們,更需要留住本來支持他們的人。(我知道佔領國會的意義和原則,但我覺得維持熱度和人民的支持也很重要,支持的力量越大越長久勝算越大,因為看起來馬政府就是要拖,所以很需要能夠長久支持的後盾。若想要把國會議場當籌碼,要是馬政府放棄議會另擇場地怎麼辦呢?籌碼沒了,而後盾能支撐到那時候嗎?)(不過我也不知道退出議場後會不會讓馬鬆一口氣而更獨斷獨行,想要不引起反彈,又想要能夠持續施壓,這真是個 trade-off。)

有些事,乍看或乍聽之下好像是危機,但我覺得做得好的話反而有加倍加分的效果。例如佔據議會這件事,他們可以說,「謝謝大家的支持,不好意思佔了議會三個禮拜,我們決定轉戰至哪個地點,然後在那裡辦監督條例討論會,請大家來參加一起討論。」這樣一來可以消除這個被馬江追打的點,二來態度會讓人覺得他們沒有過度膨脹。(在媒體渲染下,一定有人開始這麼覺得,再說討論會在哪辦都好,在議會裡辦我覺得會讓人有「呃,這樣好嗎?」的感覺,至少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如此,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我臉書原本支持的朋友突然變得好安靜,而本來不發聲的朋友開始冒出來發出反面的聲音。) 地點可以選在開放式場所,例如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之類的,平常就會有人去做休閒活動的地方,聚集的人群會吸引更多人,包括原本可能沒有要去參加討論只是要去休憩的或玩耍人。雖然同樣是討論條例,在議場討論除了可能會讓人有.... 的感覺,而且能進議場的人數有限不夠開放,這種事當然是能夠讓越多人參與越好(不都說了是公民會議),開放場所能讓不想參與討論只想旁觀/湊熱鬧或平常不看電視不上網的人更了解活動的意義外,也可以讓大家有「還是有很多人支持學生們,熱度還很強」的感覺。再來,雖然也是媒體渲染,但可以消除被抹黑成五星級學運的這點。

另外的例子是被渲染成分化的「賤民解放區」,既然大家的目標相同,那就好好溝通,形成另一股有力的合作力量。當一看到新聞報導有這個區的時候,很擔心陳林兩人會置之不理,如果這樣的話很可能會造成反效果。看到他們有去了解,而且之間的互動良好,我覺得很加分。必須要說,這群學生展現的意志力和團結力很值得讚賞。這幾天網路上也開始傳一些關於學運下一步該怎麼走的文章,也許剛看完會有種被潑冷水的感覺,但仔細想想不無道理,往往道出學生們看不到的盲點。如果只是因為有被潑冷水的感覺而認為別人是在說風涼話什麼的,反擊別人的建議,會讓人覺得學生們自我膨脹,已經聽不進其他人的意見,但如果好好說聲謝謝,而且吸收下去做些改變,除了會讓人有「果然沒看錯這些學生們」的感覺,還會讓人覺得這些學生不但有 IQ 還有 EQ,很有運動家的風度。有人說知道發文章的人是好心想讓學生們反省一下學運需要改進的地方,但在這個情況下可能會讓人見縫插針,問在這個時候反省有那麼急迫嗎?我覺得有,就是在這個時候反省才重要,反省能讓你能做得更好,成功的機會變高,失敗的機率變少,因為既然已經不能停了,當然要盡一切所能讓它成功,不是嗎?

最後,我覺得不管什麼時候,展現風度很重要,風度讓人們覺得你們有自信,你們的堅持是正確的,支持你們是沒錯的。雖然在這麼大的各種壓力下還要展現風度很難,但做到的話不是更讓人另眼相看嗎?覺得這些學生們果然是不同的,還能批評什麼呢?只能支持了阿!


附上幾個影片︰公視 誰來晚餐 -- 陳昇和林飛帆等人的社運團體








(昨天有看到一篇學生自己幫自己打氣的文章,覺得好可愛,真純真阿~)


==

04.07.2014

早上起床後看了皇帝聖旨,心中整個冒火,但是看到學生們經歷了這麼多天後還能保持戰鬥力不放棄,真的很令我佩服。(有些像陳爲廷林飛帆等的更久,從野草莓就開始跟政府的不公不義和謊言抗爭,這麼多年下來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需要多大的勇氣、熱誠、信念和意志力?)

從我不看政治新聞的這五、六年來(每看必火大,乾脆眼不見為淨,不過光聽旁人轉述也知道有什麼政績),這三個禮拜讓我重新看起政治新聞而捨娛樂,結果.... 嗚~ 我想在皇帝的統領下,接下來的任何聖旨都還是會讓我冒火,所以禮拜四學生們退場後,除了臉書上轉的消息(或是有奇蹟發生,例如王院長取代馬先生為黨主席)外,我想還是繼續閉關到 2016 好了。(但還是會繼續關心那些學生們,默默的在心裡支持。)

你會爲了社會的不公不義,或是不相干的弱勢族群挺身而出,甚至背負法律責任嘛?

如果不敢挺身而出,請至少不要批評勇敢的人。(然後又理所當然地享受別人血淚之後的成果?)

如果不能雪中送碳,請至少不要落井下石。

如果沒親身經歷過,請至少易地而處,拿出同理心,設身處地的為他人想,因為說的想的永遠比做的簡單很多。

如果只能從媒體獲得資訊,請至少用心、用理智去分辨,親眼所見的都不見得是事實,何況是有主觀立場轉述的二手資訊。

最後,我很驚訝這群年輕人可以那麼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大聲說「我主張台獨」,我還以為不知從何時起「台獨」這兩個字已經變成不能說的秘密了。


==

04.10.2014

佔領立院於今天結束,但「這只是逗號,不是句號。」-- 陳為廷

想記錄一下︰陳為廷退場談話全文林飛帆退場談話全文

還有最後兩天的大腸花垃圾論壇也很好笑,只是裡面大概十句有八句是髒話就是了。XD

關於他們兩位,我還有件事想說,雖說退場的決定讓有些團體大罵,但他們兩個當晚就出來面對,也許說法和解釋不見得讓人接受,但也可以看出他們發生事情會立刻面對解決的態度,退場後的計畫也出來和大家共同討論林飛帆說,「群眾情緒其實很矛盾,許多人不滿被領導,但又期待有人指出方向。」這其實可以從他和群眾討論退場之後要走的路的過程裡可以看得出來,大家各有意見,想要做什麼,又不想背負太大的責任,於是望著林飛帆和陳為廷,希望他們能指點他們該做些什麼。你也可以看得出來,陳林兩個人個性不同,但是互補,陳為廷講話感性,沒顧周全的地方林飛帆會適時幫他補全。


==

補充一下。

1. 這兩天出現了一個常用名詞叫「沉默民眾」,我想說的是 330 會那麼多人站出來,是因為他們之前沉默太久了,政府沒聽到,所以今天才會出來吧?在這天之前,不沉默的小眾是政府和那些官員,而沉默的大眾才是這些民眾吧?

2. 因為這個學運,發現其實台灣人才好多阿,馬先生怎麼捨得讓這些年輕人外流到對岸呢?台灣的未來靠的是他們啊,你要做的應該是想辦法提高台灣的就業環境好留下這些人啊,你在想什麼啊?(搖肩膀)

(04.28.2014) 這裡想補兩則文章:《宇昌案,還記得嗎?》和蘋果的《中裕愛滋新藥 獲美FDA核准》。這一切,原本可以在台灣發生的,但因為政治惡鬥而斷送了台灣生技萌芽的契機和未來,馬英九的「年輕人的夢很大,不應該綁在台灣」放在這件事上面,真的非常諷刺,台灣要的是留住人才,而不是把他們趕到對岸。這已經不是什麼競爭力的問題了,這些人沒競爭力嗎?是你馬政府為了政治利益把台灣人發展到國際上的空間剝奪了,還有臉說什麼要年輕人有競爭力!你所謂的「國際」就只有對岸那麼小一塊,你才是最需要過去發展競爭力的人吧。

3.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把公聽會找出來聽,我聽了醫療的那場(因為覺得跟我比較有關),我發現去聽公聽會的專家和醫生都好認真做功課阿,有幾位還做了 ppt,不只表示了他們考量,也有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但是如果公聽會辦了之後,他們的建議並不能被採用來修正服貿協議,那這個公聽會的意義是....?而且政府對服貿的宣導也應該要像這些專家學者們做的這些準備一樣,提出具體的講解給民眾聽,而不是只是政令宣傳,讓大家有聽沒有懂吧。相對的,我覺得官方回應中有一位好沒誠意,說什麼「看來你們上頭的都沒解釋清楚,請大家回去找自己的主管機關,讓他們詳細說明給你們聽」,請問這是哪招阿?既然這樣你來發言的意義是....?(04.04.2014: 之前沒聽完,今天把它聽完,原來後面有這幾天狂傳的田秋堇那段,還發現現在竟然還有人想反攻大陸?!他是活在哪個年代阿?果然是世代差異阿,他還說別以為醫生是救人的事業,其實都賺很多,這是在侮辱醫生嗎?格調好低,而且他以為現在醫生還像以前一樣賺很多嘛?他到底有沒有活在現代過啊?)

4. 在網路上會看到有人不停地跳針說攻進立法院是違法的、是錯的,要尋求合法的管道,我看了很想問,你真的有在關心服貿這件事嗎?這些學生和 NGO 團體從去年六月服貿簽回來後就一直用合理的管道提出他們的訴求,這樣努力了九個月的合法途徑都沒有用,只好在最危急的最後一刻用體制外的管道來阻止這一切的發生。要是體制內的管道有用,他們何必背負違法的罪名來做這件事?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嗎?事到如今,都做成這個樣子了,過了三個禮拜後馬英九有做任何改變嗎?沒有!最後還是靠王院長出來,你說說,如果他們沒這樣做,事情會有任何改變嗎?所以,別再說什麼違法了有的沒的的了,你若問說要是以後大家都佔領立法院呢?你以為誰會沒事冒著背負法律責任的後果去攻立法院嗎?而且攻佔任何政府機關有那麼簡單嗎?你以為這是他們第一次衝立法院和行政院嗎?並不是耶,他們衝好幾次了都沒成功,沒有之前那麼多次的努力,加上那麼多人的合作和響應,就不會有這次的太陽花學運,這些你知道嗎?

再說了,你沒聽過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嗎?這裡的吵,正確來講應該說是爭取,想要就去爭取,有什麼不對?不管最後有沒有要到糖,至少你試過了。台灣式的教育,就是要小孩乖乖地不要吵,等大人給你糖吃,或是跟你說「乖乖地才有糖吃」。習慣了這種教育,遇到那些會吵著要糖,最後還真的要到糖的小孩,就會覺得「他們犯規了,怎麼可以這樣?」我想問,為什麼不可以?如果乖乖地等不到糖,難道不能自己開口要嗎?而且那些敢要糖的小孩,不是要糖給自己吃,而是給沒得吃的其他小孩。他們做了他們覺得對的事,而且也真的爭取到他們要的,有什麼不對?那些想要糖又不敢爭取的小孩,只好在那邊批評他們「犯規了」,這就是我想說的,「如果你不敢挺身而出,請至少不要批評勇敢的人」。再者,你說的「犯規」是指什麼?是指你的父母或師長跟你說的「乖乖地才有糖吃」,或是「等別人給你糖吃」?要是別人不給,你就永遠不吃了嗎?而且是誰規定要乖才能吃糖?「要乖才能吃糖」或是「要乖才有糖吃」這件事是合理的嗎?乖的定義又是什麼?你想過沒?如果這個規定是不合理的,為什麼要遵守?為什麼不能打破規則,自己去爭取你想要的東西,或是你覺得對東西?不要只是無意義的接受別人灌輸給你的東西,父母師長(或政府)說的不一定是對的,你要有自我思考批判的能力,台灣的教育很缺少 critical thinking 這一塊,但是在歐美,從小到大的教育,都會教小孩要有 critical thinking 的能力。想想你是不是常常別人說什麼就接受什麼,沒有一個個去求證是不是對的,然後自己判斷怎樣才是對的,如果沒有,就不要只會在那裡喊「犯規了」。









, ,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蔡 永得
  • 我支持服貿學生的先立法後審查的想法.然而馬總統卻完全不當一回事.所以學運參與的學生及人民才會如此辛苦.占領立法院太久也該想想要如何退場的策略了.
    但在立法院撤退之前我想提出一點點小小的意見.
    之前想罷免馬總統時.國民黨祭出黨紀要脅藍營立委不得投出贊成票.才會變成罷免失敗的結果.因為記名投票藍營立委怕那把黨紀如同架在脖子上的刀子.
    就算想贊成的也不敢投.如果可以召集所有的立委一起來不記名投票來表決他們真實的心聲.讓黨紀這把刀丟在地上.哪怕是沒有法律效益也可以讓台灣2300萬人民了解
    各位人民選出的立法委員真實的想法.各式各樣的法案也可以這樣做.立委們也要
    了解到你們是人民選出來的代議士.別讓全台灣人民失望.
  • TATA
  • 研究生,你知道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