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篇才是勉勵自己和朋友的話,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個禮拜情況沒有好轉,反而覺得自己陷入了極度的低潮。

前兩個禮拜開始,心理上覺得很累,實驗好像怎麼做怎麼錯,有種彈性疲乏的感覺,連開口講話都不想,週末老媽打來的時候,都是聽她自己講得很起勁,我連接話都懶,只有「喔喔、嗯嗯、都可以、隨便」這樣,媽常常講到一半還要問,「你有沒有在聽阿?怎麼都沒聲音?講些什麼阿~」然後因為不想講話,就只回「阿不然要講什麼?」現在想想真的很對不起,可是前兩個禮拜真的不想講話,而且很想衝到歐洲去好好玩一場,好好放鬆一下來遠離現在緊繃的生活。

然後這個情緒也波及了實驗室的同學,她問話我也都很懶的回,如果只是 yes or no 的問題,通常就只有點頭「嗯」或者是搖頭。唯一會想讓我講話的大概就是老闆吧,可能是因為需要討論進度的關係,不過和老闆講完之後心情都會比較好,我覺得不怎樣的結果,老闆解讀之後都是好的,而且說我現在的 data 夠多了,只要再整理一下,把該重做的再重做確定結果、得到更好看更清楚的圖,就可以準備發 paper,這很有鼓勵的作用阿。

記得隔壁的同學前幾個禮拜說,雖然她之前很怕她老闆,去年耶誕想要問老闆是幾號開始放假都不敢,實驗室的三個人推來推去,最後她去問之前還要先心理建設很久,但是她現在發現,每次她的實驗做出來後覺得不好或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拿去給她老闆看,她老闆很簡單地就解決她的問題,她不知道為什麼另一個印度同學會和她老闆處不好,甚至到休學的地步,但是她現在的情形是每次去見她老闆後心情都會很好,她說老闆讓她快樂,也許這就是師生之間的緣份,處得來的或是找到方法相處就會待的很快樂,當然老闆本身人好也很重要。

低潮的情況還在持續著,到了上週三的時候更覺得快到極限,忙翻了一天後發現因為之前的疏忽變成那兩天真的是白忙的,定序出來的結果也是一團糟,變成無法繼續接下來的實驗,然後覺得很膩了做 cloning,短時間內不想再做任何 cloning,有了這種感覺後反而好像突然整個看開了,覺得自己這麼趕是在趕什麼,有必要現在那麼急著做完嗎?現在該急的不是這個吧,然後週四、週五就讓自己整個閒散下來,也許真的是需要休息一下,閒了兩天後感覺有比較好一點,雖然還是不會想講話,但儘量減少只回「嗯」和搖頭了。

上週末和老媽講 Skype 的時候比較有講話的心情,就說了想去歐洲玩,和老爸討論了一下機票的事情,卻說著說著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掉不停,當然聲音還是裝沒事,只是需要擤鼻涕的時候就溜到廁所去擤免得被她們聽到聲音,前兩個禮拜鬱悶的要死卻欲哭無淚,這時哭出來後終於覺得好一些,這兩天已經恢復動力,又有心情在實驗室和大家聊天了,只是現在想想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其他人大概在前兩個禮拜都可以感受到我散發出的超低氣壓吧。

下面是亂入的,在公車上無聊的時候想到的,因為今天有 product show,又和同學聊起家裡是用什麼網路速度。

目前只想到這兩項,之後有想到其他的再補上來。

研究生的生活

1. 超喜歡 product show,看到宣傳的 poster 第一眼一定是看有沒有 freshments,去了以後第一件事是先拿吃的,在系上辦的 product show 有剩的還可以多拿,吃飽了連中餐都省了。

2. 家裡的網路不需要高速的,因為只要逛逛網頁看看 e-mail 就夠了,學校網路超級快,全部影片都在學校下載完,回家就可以慢慢享受。










創作者介紹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