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還挺多事的。

老媽今天來,因為阿公疝氣開刀開好了,
所以前天出院後,剛好今天有空位,我媽就來了。
本來是計畫明天的,可是明天說是 over 三十幾個。

到實驗室後,Muneer 跑來跟我談 cell biology retreat 的事,
還有一些實驗的事情,然後中間他突然提到:
"if you want to stay at SFU to do graduate studies and want to stay in this lab,
I can pretty much guarantee that Dr. Leroux will accept you.
I don't want to force you to do something you don't want to do,
but I just want to let you know that this is an option."
真的有點受寵若驚說,不過並不想留在加拿大,
所以還是很茫然說,不知道等月底工作結束後再來要怎麼辦。
(還是就這樣繼續留在 SFU 唸研究所?這樣感覺有點太認命了說。)

晚上回到家後,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老爸說昨天他餵嘟嘟的時候就覺得她好像很累很沒力了,
今天他把狗食盛好以後,就進屋了。
等到我們吃完晚餐,老爸發現狗食還在,
嘟嘟沒吃,覺得有問題,說她大概走了。
我衝去看,果然發現嘟嘟在 deck 下睡覺睡睡就走了。

有點難過,但大家心情還算平靜,
想是因為都有心理準備了吧。
畢竟嘟嘟那麼老了,到加拿大後又動了兩次手術,
不但少了隻腳,腫瘤又長得很大顆。
多了腫瘤這個大負擔,卻又少了隻腳支撐,
能撐到現在,算是很厲害了。

老闆兩個禮拜沒來了,好像要到 end of next week 才會回來,
所以實驗室裡又出現了西洋棋。

Muneer 說他們之前玩結果老闆不高興,
說這個東西不應該出現在lab 裡,所以他們後來就收起來了。
(難怪我想說怎麼之前放了兩、三盤棋在玩怎麼突然不見了。)

John 的論文發表在期刊了,
然後他申請了去哈佛醫學院做post-doc,上週末去interview。
唉,怎麼大家的未來好像都一片光明阿~
真是讓我這個對未來感到茫然的人沮喪阿。

不過今天回家後上網收信的時候,有個意外的驚喜。
就是 Ana 寫信來了,是封挺可愛的信。
像是她最後寫說:
"if you want to visit mexico, you know that my house is your house..."
後面那句讓我聯想到「全家就是你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c 的頭像
minc

min'cellanea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