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紀錄生活有兩種習慣,
一是單純的紀錄那時候的心情,所以多是短句;
二就是日記,比較像流水帳。

把以前寫的心情看過一遍,
發現從2003年以後,就沒有所謂的心情了,
多是平常像流水帳的日記。

為什麼?那三年我在做什麼?
好像是進入大學生活後的第二到第四年(加工作念了六年),
那時的生活可能是因為對未來充滿茫然,
學業和找工作上充滿挫折,所以有很多不同的心情。

比較記得的心情好像是想飛,卻飛不起來的感覺;
想飛出去,卻被關在籠子裡。

因為挫折和掙扎,找不到出口,
所以看了一堆勵志纇的書,想為自己找到答案。

於是,心情的紀錄裡好像充滿了憤世忌俗,
還有一堆自我勉勵的話語。

後來,可能2003年後事情漸漸開始好轉,
也不知從何開始看的書開始減少了,
雖然一樣每次回台灣都會抱一堆書回來,
卻常常很多沒看完。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句話。

好像只有在掙扎與挫折中,
才會去想一堆人生的道理和自我省思,
甚至於會積極的追尋人生的目標。
而當處於悠哉的生活中時,好像變成墮落的開始,
一段時日後,突然會發現,好像忘了自己曾經努力追尋的夢想是什麼了。

另外一提,重新看的時候,
感覺好像又回那到時候,竟有種想哭的感覺。







全站熱搜

min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